缥缈的云层上。

    偌大的而古旧的大殿中。

    一个虚影淡淡看着眼前一切,怀中抱着一个实体的身影。

    怀中的身影在安然沉睡。

    宁静而甜美。

    记忆在脑海中复苏,眼前的一切,都还是记忆中那般,宫殿是过去的宫殿,一景一物都没变过。

    萧让淡淡看着眼前一切,一切记忆中的过去都一点没变。

    眼前,一个中年人在眼前出现,淡淡看着自己,中年人淡淡一笑。

    “你回来了。”

    “父亲,好久不见。”

    虚影淡淡一笑。

    凌战淡淡看看眼前,不置可否,只缓缓转过头,一言不发。

    虚影淡淡一笑,不气不恼,看着眼前的熟悉而似乎又陌生的一切。

    “父亲,好久不见。”

    凌战走到案前缓缓坐下,衣甲在椅子上摩挲,看似冷静的身影竟然原来在颤抖。

    虚影看着眼前,面色复杂,终是缓缓上前,双膝跪地,看着凌战。

    “父亲,云儿给您说对不起了,这么多年,云儿都没能陪在您身边。”

    “起来吧。”

    凌战终是叹息,看着眼前的人影,长叹一口气。

    “云儿,你都快要让为父认不出来了,这些年,过得……”

    凌战转过头不看眼前人影,终是叹息。

    “还好吧?”

    “嗯。”

    虚影淡淡一笑。

    “记得的记忆中,还算好,只是现在才记得,这些年负了父亲,负了母亲,负了家人,其他都还好。”

    “你为什么叫萧让?”凌战淡淡看着萧让。

    萧让微微皱眉,看着凌战淡淡一笑。

    “父亲,我凡间的父亲姓萧啊,再说了,即便是我之前不知道,但是现在想来也是好的,如果我真的还叫凌云的话,不还得被天找到么,虽然他确实很厉害,可以主宰天下生灵,我现在没成长到足够强大,不叫萧让叫什么呢,这样也挺好的。”

    凌战沉默。

    萧让微微一笑。

    “我以前还不知道收敛,虽然现在也不太知道,但是我快可以做到了。”

    “说得轻巧。”

    凌战看着萧让皱眉。

    “道天的修为天下第一,便是要灭了神威军也是轻而易举,你为什么不去跟天道歉,为什么又非要这么倔?”

    “父亲啊……”

    萧让看着凌战,长长叹了口气,终淡淡笑。

    “父亲觉得,道天给我下了九世诅咒之后,我就会放弃了么。”

    “你还不知道悔改?”

    凌战皱眉看着萧让。

    萧让看着父亲,淡淡一笑。

    “我中不中这个诅咒我都一样,我都不会放弃,除非直接夺了我的神元,让我永远消失,不然的话,我想我凌云终其一生,也不会妥协。”

    “你还在想着依红颜?”

    凌战看着眼前的淡淡虚影。

    萧让缓缓一笑。

    “父亲,我本是中了诅咒,应该不至于现在能见到您,现在能解释的就是,红颜用了自己的火凤精魂救了我,不然我的魂魄到了现在,也还在天的掌控范围之内,可有可无。之所以现在天找不到,想必也是因为红颜帮了我,父亲,我欠了红颜的情,我又该怎么还?这是让我辜负?还是其他?我若真的做了这事,父亲觉得我还是当年你们了解的那个小儿子凌云?”

    凌战沉默不言。

    萧让苦笑,“秀秀为了我弃了火凤精魂,父亲你都不信我要逆了这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可是红颜却信,她这一翻情义,我怎敢负?”

    “可是红颜已经死了。”

    凌战淡淡看着自己的儿子,曾经叫凌云的,现在却叫萧让的儿子。

    长大了。

    凌战叹息。

    萧让看着父亲,“父亲知道银月山脉的祭坛是什么吗?”

    凌战皱眉思索,疑惑。

    “什么?”

    “那才是真正能证明所谓天道不是天道的,不是我们这些原本凡人,夺取万物的力量,才让自己的力量足够大,活得足够久,那是一个公平的还算真正的天道,也是我要追求的天道,那些远古的力量,那些被遗忘的力量,世间没有天道的说法,人本就是最强的天道。”

    “天道!天道!”

    凌战狠狠一拍长椅,气势猛然森冷,冷冷看着萧让、。

    “你这几百年你到底干了什么?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你真的做不到?全在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天道?”

    萧让咬牙不言,却突然听到一阵窸窣脚步声,突然呆住,熟悉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却终是不敢回头。

    “儿……”

    微微有些疲倦却高兴的声音传入萧让耳中,萧让全身剧烈颤抖,却不敢回头。

    门口有妇人走进,眉眼间还可以看到当年的绝世容颜,鬓间已然满头白发,脸上却终是掩不住眉间喜色。

    萧让身体颤抖越来越激烈。

    “儿……你回来了……”

    门口声音也微微颤抖。

    “母亲……”

    萧让终是缓缓转头。

    妇人手中还有些面粉粉尘,却满眼慈爱地看着萧让,终是不顾仪态跑上来,一把抱住萧让,却扑了个空。

    “儿?”

    妇人睁大了眼睛看着萧让,满眼不敢置信。

    “母亲……”

    萧让咬牙,缓缓转过头,终是不敢再言。

    门口再次走进了一个年轻人,一身白衣,只是淡淡看着身前。

    萧让不敢再看众人,只缓缓叫了一声,“哥。”

    “嗯。”

    凌果淡淡应了一声,看着萧让。

    “我发现小世界上方有破天之像,便去查看,居然是你。”

    “嗯。”

    萧让咬牙。

    “谢谢哥了,帮我隐瞒这么久。”

    “嗯。”

    凌果淡淡应了一声,看着萧让。

    “这么久了,我希望你可以达到你的目标,但是父母亲也都老了,父母一直很想你,你记住了。”

    “嗯。”

    萧让看着凌果。

    “我知道我这些年没有尽到孝顺父母亲的义务,反倒是给你带来了许多麻烦,这是我的不孝,但是,天下那么多生灵都需要自由,不是那个天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我或许拯救不了太多人,但是我也想试试。”

    “儿,没事,我们过得好着呢。”

    芙蕖满眼爱怜地看着萧让。

    凌果转头,不忍再看,银牙紧咬。

    萧让转头不敢再看母亲突然满头苍白。

    “你记得就好,别全都负了,当年你就犯过错,你别再让父母失望。”

    凌果冷眼看着萧让。

    萧让淡淡苦笑。

    “哥,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达到目标了,我要做的事情太多,我喜欢的人太好,我想要达成的目标太难,我只怕我尽力也得不到。”

    “哦。”

    凌果不置可否淡淡应了一声,缓缓看了眼身前虚影的萧让。

    “记得了,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是父亲母亲都老了,你要记得这个家。”

    萧让苦笑一声,“哥,我知道的,可是我现在需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强大,强大到我几乎无法达成目标,可我却无路可退,我也不想退,退了,就负太多人了。”

    凌果淡淡一笑,看着萧让。

    “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你本该魂飞魄散,你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是父亲母亲帮了你,你自己没本事活下去,现在不但不知道孝顺父母,你还要靠父母,难道这就是你的追求?”

    萧让苦笑。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丝毫不敢停歇,所以,我只能……”

    “抱歉”二字终是说不出口。

    萧让紧咬牙关。

    凌果冷冷一笑。

    “这次救你,母亲耗费了大量法力,一时半会都恢复不了,或许终身都无法恢复。”

    “母亲的满头白发就是这么来的?”

    萧让皱眉。

    “你以为?”

    凌果冷笑。

    “母亲。”

    萧让淡淡看着芙蕖,面色渐渐阴暗。

    “没事没事,让儿你回来就好。”

    芙蕖笑看着萧让,上下打量,满眼怜爱之色。

    凌果冷冷看着萧让。

    “你可知道,你追求的这些,是谁给你成全的?”

    萧让咬牙。

    “这是父母亲。”

    凌果冷笑。

    气氛瞬间沉默。

    片刻,凌果冷冷看着萧让。

    “你所追求的这些,难道就是为了让父母为了你而付出?”

    萧让沉默不言。

    “爹和娘都老了,他们只想你好好陪在身边,好好的过完余生,”

    萧让咬牙苦笑。

    “我也知道啊,如果这些都不知道的话,我怎么来负责这些年我的叛逆?”

    “你到底要什么?”

    凌果看着萧让冷冷一笑。

    “我要这个世间再不再有不平,我要这个天下所有的生灵都不再被欺凌,我要我认识的那些善良的人不再受到压迫和制约。”

    萧让淡淡看着眼前一切。

    凌果冷冷看着萧让。

    “我觉得,你最好现在看看父母,父母都老了,你这么多年都没有陪伴在父母身边,你连孝都做不到,你还想做什么?”

    萧让淡淡一笑。

    “哥,我确实谢谢你们帮我这么久,但是我最初的目的还是不能变的,因为我想天下所有善良都自由,如果神灵存在的意义就是压迫这些善良,那我只能奋斗到底。”

    “大言不惭。”

    凌果冷冷一笑。

    “哥。”

    萧让苦笑一声。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啊,虽然我很想成功,但是我也不知道结果,虽然天下生灵都想安稳渡日,但是天也不至于让我们安心度过,他只想自己存在,凌驾于天下生灵之上,追求的就是永生,永远凌驾于众生之上,天下生灵何其多,谁规定的他就可以驾驭天下生灵,并且是如此不近情理?”

    “你要做这些,就是逆天而行,你到底要做什么?”

    凌果冷冷看着萧让道。

    “我逆的不是天意,而是那个自称天的,不惹我,我不惹他,惹我,我就只能逆他,哥,我知道你追求的是安稳,但是如果这些伪神都可以操纵天下生灵的幸福,那么他们存在的意义又何在?”

    “你!”

    凌果咬牙切齿看着萧让,终是不言,身上泛出淡淡蓝色光芒。

    “你们兄弟怎么这样,果儿你也是,让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怎么可以这样。”

    芙蕖看着凌果,满眼责备。

    “母亲……”

    凌果咬牙,终是无言,身边淡蓝光芒收敛。

    萧让终是苦笑,淡淡看着凌战。

    “父亲,我这些年,真的负了你们,你们只想我安心生活,可……”

    萧让淡淡看着凌战。

    “我用了这么多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见过那么多的不平等,这些所谓命运,到底又是谁决定的?”

    气氛沉默。

    “你们父子怎么这样,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们怎么跟打仗一样?”

    芙蕖责备第看着凌战,凌战凌果沉默,芙蕖又转头看着萧让。

    “让儿,娘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有红烧茄子,还有麻婆豆腐,还有红烧排骨,还有粉蒸肉,还有烧白,你这难得回来一次,先吃饭吧。”

    “……”

    萧让苦笑,看着芙蕖。

    “母亲,您这……”

    “让儿你是不喜欢娘做的菜了么?”

    芙蕖满脸怜爱地看着萧让。

    萧让沉默,终是指了指自己。

    “母亲,我……”

    芙蕖突然愣了,今天专门做了一桌子菜,这才想起来,原来……

    “母亲,您再等一等,我会回来的,想必时间不会太长的。”

    萧让终是苦笑。

    “让儿……”

    芙蕖咬牙,转头不敢再看,终是又忍不住再转过头再多看看眼前的儿子,想了无数次,原来终究还是……

    原来……

    “母亲,对不起了……”

    萧让眼眶缓缓红了。

    “母亲,这些年,让儿知道母亲的关心,但是我实在是不敢再放弃心中的梦想,母亲……”

    萧让转头不敢看。

    芙蕖擦了擦眼,红着眼。

    “没事没事,让儿,记得好好保护自己啊,娘不在你的身边,你……”

    芙蕖转头。

    “母亲……”

    萧让眼眶通红,看着母亲。

    “母亲,这些年,儿子在外面做了很多几乎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我……”

    芙蕖擦了擦眼睛,勉强微笑。

    “让儿,你做你的,不要担心我们,我和你父亲,都没事呢,我们都好好的。”

    “娘……”

    萧让转过头,不敢再看。

    “现在知道了?”

    凌果淡淡看着萧让。

    “知道啊。”

    萧让缓缓转头看着凌果。

    “我早就知道这些,我也知道父母老了,但是,我在乎了太久的都还没实现,我用尽了一切才得到现在的一点点改变,哥,你到底要我怎样呢?”

    “你推脱得倒是轻巧。”

    凌果看着萧让冷冷一笑。

    “你说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你甚至连父母亲都照顾不好,你又还想说什么?”

    萧让咬牙,半响。

    “哥,这些年,辛苦你了。”

    凌果手中缓缓出现了一件纯白的披风,看着萧让。

    “你上一次就说过,让我送你一件披风,一模一样。”

    萧让看着凌果。

    “谢谢你,哥,如果当初不是你,我也完全不可能活到现在。”

    凌果转身不看萧让。

    “我就是听了天的命令,你好好管好你自己就行,你要是还知道,你就早些回来多多陪伴一下父母,他们都老了。”

    “嗯,谢谢你,哥。”

    萧让咬牙。

    “记得了,父亲母亲都很想你,你别这样,我可以守你一时,但不是一世,回来以后不可再如你这般,总跟我谈理想。”凌果淡淡道。

    “我知道了,哥,谢谢你,对不起。”

    萧让咬牙看着凌果。

    “不要跟我说谢谢,你多谢谢父母生你养你。”凌果淡淡道。

    萧让咬牙。

    “用不了太久了,因为我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也不比现在的世界差,甚至更好,迟早有一天,我会回来,将这些腐朽规则一一覆灭。”

    “男子汉,说到做到。”

    凌果淡淡道。

    “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