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拯救计划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和**和**和**的修罗场(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茶。”

    “谢谢。”

    “嗯。”

    “……”

    递上了三杯茶的同时,也收到了三种不同的反应,按照先后的顺序是严络,剑疯子,以及神流美智子。

    至于周小萌,已经在周常站在门口的时候十分机智地来了一句‘我先给你们倒茶’的时候,一掌给拍到了走廊的另一端。

    之所以会使用这样的策略,完全是因为目光的余光那会儿刚好看见了师姐大人从走廊的一头冒了出来——似乎是刚刚买菜归来。

    然后做了一个师姐大人一看就秒懂的手势之后,周常才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倒茶。

    ……

    ……

    剑疯子正在慢悠悠地喝着茶,严络这时举棋不动地捧着茶杯,至于老板娘似乎压根就没有打算动的意思。

    “……所以,你们三个是约好的?”周常试探性地问道。

    “我外勤回来了。”严络淡然道:“然后就直接过来,因为有人说过,我可以直接搬过来这里住的。”

    “……所以某人指的是我咯?”周常手指弯弯地隔空点着自己的鼻子道。

    严络翻了翻白眼。

    “呦西,那么剑疯子,你又是来干啥?是打算来和我来一发吗?”周常看着剑疯子说道。

    啪!

    某个被拿着但是里头的茶水却动也没有动过的杯子的拎手位置忽然断裂。至于另外一个压根就没有拎起来过的杯子,依然还是没有被拎起来过。

    “我打算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剑疯子淡然地道,道完之后继续悠然地抿着茶,“所以,这段时间就承蒙你的照顾了。”

    “哦……”周常点了点头,最后才看着老板娘道:“呦西。老板娘你也是打算过来和我来一发的吗?”

    神流美智子此时突然笑靥如花,从一开始就清冷得毫无表情到这瞬间的樱花绽放,就像是泡影一样。“是呢……那么,你欢迎我吗?”

    周常摸了摸下巴。想了会儿道:“嗯,说话之前没有看着我的女朋友然后做出挑衅的眼神,还有看着我的时候一点都不让我感觉到心动,实在是差评。所以我就不欢迎你了。”

    咳咳。

    本以为已经被完全忽略掉,弄断了茶杯杯耳之后生着闷气在干掉杯子里茶水的严络不得不呛了一口。

    她这个男朋友是谁啊!是周常!是一个神经病!是一个完全不会在乎周围目光,说好听点自在随意,说不好听其实就是我行我素的怪胎。

    所以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话来……似乎才显得正常?

    不过,心中还真是有许多的疑问想要好好地问一个清楚。

    因为。

    总觉得这里头的两个女人虽然和周常的关系不浅。

    但似乎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种程度的严姑娘此时脸不红耳不赤。优雅地取来纸巾擦拭着嘴唇后,才微笑道:“周常,我去一趟洗手间。”

    “那样的话,人家也打算去一趟。”老板娘斯斯然地站起身来,并不知道她这样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如也不知道她这次到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一样。

    总之。

    “走廊拐左然后直走尽头就是。”

    年轻的馆主大人还是十分诚实点明白了方向。

    ……

    ……

    “这次过来是为了十四剑的问题。”

    剑疯子十分简单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希望从你的身上完成第十四剑。”

    “正合我意!”周常打手一挥动,把这会儿或许会出现许多奇奇怪怪的情况统统都抛之脑后,一心只是想着尽快能够和剑疯子来一发,好见识一下彻底完成的剑十四到底是怎么一个模样,“所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来一发吧!”

    “你先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再说,我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剑疯子淡然道:“另外,我需要处理一些东西。”

    “……一些东西?”

    “我不是说过要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了?”剑疯子不见不耐烦也不见耐烦。用着实际上其实是二百多岁人的平静看着周常道:“所以,给我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就可以了。”

    “……走廊拐右看见楼梯你爬上去,然后只要是没有人住的房间你看中那个就直接搬进去呗。”

    总之,年轻的馆主为了这个超级耐打的沙包,还是十分好爽地答应了下来,“顺……收拾之前,不先来一发吗?我的拳头已经**难耐了!”

    剑疯子淡然地看了周常一眼,“今天我的破剑不适合出鞘。”

    “……破剑出鞘还有黄道吉日?为啥我从前不知道?”

    “只是你刚好都没有碰上而已。”剑疯子有些不自然地道。

    “刚好没有碰上?”周常摸着下巴,其实是学霸的大脑开始搜索着所有关于剑疯子的记忆——因为是看上眼了的对手。所以记忆特别的清晰。

    忽然,周常脸色微变道:“等等……破剑的剑鞘他喵的不就是你的……我好想明白了什么?”

    盯——!!

    “等等。你是二百多岁老太婆的设定啊!谈论这种话题快点给我不知廉耻一点!”周常干瞪着眼睛道。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这个还看得上眼的对手那口不择言的功力,这时候的剑疯子根本不为所动。直接站起身来,拖着自己的行李包从周常的视线之中消失。

    看着那缓缓地从自己视线之中消失的行李包——一个用一块布直接裹着了里头的东西,然后就直接挂在了脖子之上的包裹,周常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嘛,倒是有几分侠女的风范……”

    忽然大声,“……剑疯子,那边不是右边!”

    盯——!!!

    ……

    ……

    ——没想到那死家伙家里的厕所居然不是单人的。

    看着镜子的另一边所倒影出来的某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但是就算看不顺眼也看也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有成熟美感的脸庞,严络心中就一阵的郁闷起来。

    神流美智子正在轻柔地以小手帕擦拭着自己脸庞上的水迹,甚至到了一丝不苟的苛刻程度。

    “你在想我到底是谁,对吗?”也不看身边的严络,甚至目光也仅仅只是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的老板娘忽然道。

    “哦是吗?我可没有那种闲情逸致。”严络耸耸肩,死要面子道:“如果只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有必要理会吗?”

    老板娘不久之前虽然是个雏,但是在另一个领域上不知道要领先多少的身位,闻言半点不生气,媚笑道:“那样的话……你去问问你的男人,不就好了吗?”

    ……

    “哈秋!”周常打了一个哈欠,“一定是那把破剑在想我了,嗯!!!”(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