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妖帝 第二百七十五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次青玄门‘凡俗之争’,在开始之后总共历时三天便才完全落幕。

    这三天之中,只要来到琼州城的城中心,便就能够看到一块宽大并且高耸的石刻碑文,而在碑文之上蚀刻的便就是所有在名次在序列之内的人的名单。

    三天之内,可以说这块石刻碑文之上的名字,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着变动,并且到了最后半天的时候,是整个三天之中变动速度最快的时候,甚至于有好几个名字都是在那个时候后来居上的。

    而后来居上的人当中,正有着陈富贵。

    ‘凡俗之争’的规则,简单来说就是以分数计算排位名次。

    最开始的时候,每一个参加‘凡俗之争’的人,不论原本是青玄门弟子还是普通人,都会得到十点积分。之后三天的时间之内,任何人之间都可以相互挑战,并且名列榜单之上的人,不可以以任何理由拒绝挑战。

    一场比斗下来,最终胜利的一方能够得到对方总共积分的一半,而对方则将会失去所有的积分,彻彻底底的从零开始。

    所以,在这种时候,就可以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三天的时间里,不论是谁,都总会有全力以赴的时候。

    至于陈富贵,自是用前两天的时间来观察状况,并且作出相应的对策。

    这一点被苏言看在眼里,心中倒是有几分惊叹。因为参加这一次青玄门‘凡俗之争’的人数至少也有一万之众,而要在短短两天之内做好充足的观察,并且还要做出相应的对策,也就足以证明陈富贵在这方面不可掩盖的实力了。

    至少是苏言自己知道,在这方面他并比不过陈富贵。

    至于第三天,陈富贵便就当真依靠了前两天所研究出来的对策,而在经过了一整个上午的连续比斗之后,最终是在正午时分,一跃之间便就来到了榜单的第五十七名,成为了后来居上的人中,最为耀眼的那一个。

    因为,这一场‘凡俗之争’最终留下来的人数,是以此次参加的青玄门弟子人数作为基准,总计有八百七十六个名额。而陈富贵,却是在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里,一连跳跃了整整八百出头的名额,而进入了前六十。

    当苏言在正午时分得知陈富贵已经成为榜单上第五十七名的时候,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他仅仅才出去了半天的时间而已。而且,位居前百的几乎都是淬灵境七重甚至于八重的武者,陈富贵能够凭借淬灵境六重的实力而杀入前六十,如此也就让人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

    另外,虽然他一下子从名列之外冲入了前六十,看起来或许有些太过招摇了,但是也恰恰是如此,才能够让他有更大的可能被青玄门的上层注意到,如此也就是从另一种方面为他自己的未来铺路了。

    相对于这个,苏言倒是没有太过于在意。

    因为这三天时间里,苏言自己也并没有闲下来。

    这一次的‘凡俗之争’是青玄门这一代的掌门,青凌丰所最终决策的,而这也必然不会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再之,青玄门原本就已经安排了这八百七十多名青玄门弟子外出历练,而以黎方来宣布事情的状况可以看出,所有的青玄门弟子对于此事都是预先一概不知的,所以也就排除了早已筹划好的可能。

    所以,这也就只剩下自后一种可能了。

    青凌丰决定举行这一次的‘凡俗之争’,可能就是因为苏言寄给他的那一封信。

    哪怕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唯一的,但也必然至少是最大的因素。

    而在判断出了这些之后,苏言的心中也就能够十分明了的确信了另外一件事情,青凌丰虽然没有与他有过任何的交谈,但是眼下很明显的就是,青凌丰是希望让苏言来处理关于那些嚣张跋扈的青玄门弟子的事情。

    不过哪怕青凌丰并没有这个意思,苏言也觉得有必要这么做。

    因为他的妹妹还留在青玄门里,苏言自然不会答应,像于笑那样的人一天到晚的在他妹妹的面前晃悠。

    所以这三天的时间里面,苏言就是在搜查、处理之中度过的。

    在那些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青玄门弟子的积分还没有真正被抬高的时候,苏言就先行一步夺走他们的分数,而哪怕之后他们凭借自己的权势又得到了一些积分,也马上会被苏言轻松夺走。

    只要他们上了榜单,就没有资格拒绝苏言的挑战。

    最终,苏言从八百多人当中,挑出了二十七个刺头。除此之外,在那些普通的望门子弟之中,苏言也挑出了三五个品行不正的家伙,让他们也直接失去了成为青玄门弟子的资格。

    而为了不张扬,所以苏言三天里没有动用过哪怕一次灵罡。

    当然,对付这些人,苏言也根本犯不着动用灵罡。

    毕竟对于青玄门这个层面来说,十八岁能够达到通灵境的武者少之又少,屈指可数,甚至于都已经是能够让青玄门的高层极度重视的天赋了,所以这一次的‘凡俗之争’,也根本没有通灵境武者的身影。

    至于苏言自己的话,只要在自己的名字进入到榜单之后,随便找个人输掉战斗,就能够轻而易举地从榜单上脱离出来了。

    或许在这一万多人里,也就苏言一个人想要从榜单上下来吧。

    最终的结果,在三天之后太阳落山的那一刻公布。

    几乎是在短短的一刻钟时间里,偌大的琼州城便是几乎各处都点上了灯火,转眼之间就令大半的城池都笼罩在灯光与月光以及星光的之下。

    而整个城池之中,最为明亮的,当属城池中央。

    并且此刻,在城池中央,是汇聚了近三万人,从高台之上望下去都只能够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而在太阳落山之后,真正一个时辰的时间里,黎方便是在将榜单之上的人名都报出来之后,再是与那三名长老一同,逐一将新晋的青玄门弟子名单记录下来,随后则又是将那些跌出榜单之外的前青玄门弟子们登记除名。

    这一次,总共换下了一百七十多名青玄门弟子,这可以说是在青玄门自创立到今日这数千年的历史之中绝无仅有的。

    “以上就是关于这一次‘凡俗之争’的全部事宜,现在我在这里宣布,青玄门第一届‘凡俗之争’就此落幕!”在高台上结束了所有的工作之后,黎方与那两名长老便是来到了高台的最前端,面向大众,黎方高声说着。

    这一句话音刚落,下方便立刻开始躁动了起来。

    要么,是庆贺自己或者自己认识的人成为了青玄门弟子,要么,就是哀叹与抱怨自己失去了青玄门弟子的身份。

    不过片刻之后,黎方清了清嗓子,便又是高声道:“而在这之后,我还有另外一件大事要宣布,是关于我赤凌王国,与南方玄极王国之间的战事。”

    而这句话才刚一出口,便是直接令距离黎方最近的十丈之内的人群顿时止住了口中的交谈,随后整个安静的气氛便是疯狂地向外蔓延,最终是扩张到了整个广场的范围。

    短短十几息的时间,整个广场便由先前的躁动此起彼伏,转变到了此刻的鸦雀无声。

    “就在昨日早晨,玄极王国的三十万大军从我赤凌国境退走百里,并且我赤凌雄师更是到今日正午为止,趁胜追击一连攻下了对方五座城池,将三百年前我赤凌丢在玄极王国铁骑手中的琼河夺回来了!”

    黎方的声音洪亮,并且还有着几分难以言喻更无法掩饰的激动。

    而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个瞬间,整个场面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欢呼声在这一刻直接爆炸一般地传开,很快整个广场之上都陷入了一片沸腾之态,而这声音几乎盖过了大半个琼州城,几乎令整个琼州城都沉浸在这战胜的欢愉之中。

    在这一刻,甚至于有不少原本因为丢掉了青玄门弟子资格而垂头丧气的人,都不由得为这件事情而高兴。

    直到深夜,才是曲终人散。

    而原本了结了这件事情之后,苏言就打算离开了的,可是这一次青玄门不少弟子都没有离开琼州城,令苏言心中仍然有些不解,故而暂且还是停留在了琼州城内。

    时间一转,便是三天之后。

    这一天的清晨,琼州城的大门比往日早一些开启,而位于城东这一间客栈之中的苏言,远远地都能够透过这数里的距离,听到城门口那些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而当苏言御动‘大空翼’遁入苍穹的时候,便看到了城门之外那浩浩荡荡的军队,已经在城池之外安好了营帐,想必这就是赤凌王国那四十万凯旋之军了。

    但正当苏言打算转身回去的时候,却是在军队的最前端,瞥见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那个骑着马处在整个队伍最前头的人,头上仍然带着银盔,材质当是比跟随在他后面的一众将领都要好,足以见他必然就是这四十万军队的统帅。

    而这一张脸,苏言却是记忆犹新。

    此人,正是在半年之前,将苏言从赤凌王国西北关塞放行的那个守关将领,曹玄兵。

    这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儿郎,却已经是能够统领四十万大军的统帅了,也是不禁令苏言感到惊叹。但联想到他半年前便就已经是武灵境的修为,不论年龄,统领着四十万的大军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不过与此同时,苏言也是自然而然的能够明白,这个名叫曹玄兵的人,其来历必然非比寻常。

    十七八岁的通灵境,在赤凌王国这种层面便就已经是能够令人无比赞叹的天赋了,而十七八岁的武灵境,恐怕是要在赤凌王国乃至是赤凌王国周边的数个王国之中掀起波澜。

    所以,他必定不可能出生于赤凌王国,而应当是来自于某个隐世世家或者是仙盟之下的某个大势力。

    只不过,这样的一个人,又为什么会要来到赤凌王国做将军呢?

    但对于这个人,苏言也仅仅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之后,便是将目光收了回来,随后则是转身。

    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目光从那个人身上移开之前的最后一个瞬间,苏言便是注意到对方似乎也已经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一般,而朝着他的方向忘了过来,在这一瞬间双方的目光是有所交汇的。

    不过对方毕竟也是武灵境,而苏言又没有刻意去掩藏自己的存在,所以被对方察觉到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而既然那人在半年之前可以放过自己,今日这个凯旋之日,自然也没有必要对自己出手。

    所以,苏言并没有去理会他投来的目光,而是自顾自地转身落回到了那个客栈的房间之中。

    只是他不知道的事,就在他目光从曹玄兵身上移开的时候,曹玄兵的嘴角便是流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就连颓败了一国进攻都并未言笑的青年,在看到苏言之后却是放出了一抹笑容,便足以见对于他而言,统领军队也并非是他真正的抱负。

    而这一日的正午时分,随着另一支装束截然不同的军队进入城池,整个城池之内的人便一下子都朝着陈中心的广场方向蜂拥而去。

    因为这一次,来到琼州城的,是赤凌王国的本代国君。

    而赤凌国君来到此地,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赤凌王国的军队如今击退了玄极王国的军队,甚至于还将三百年前就丧失的土地又夺了回来,如此功绩可以说是十分之大的,所以作为赤凌国君,自然也是要亲临边境向有功之臣授勋,如此便更加有助于王室威严的增长。

    而当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之后,正式的授勋便才是开始。

    一切的繁文缛节结束之后,作为统帅的曹玄兵,走上了高台,来到了赤凌国君的面前。

    (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