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请小师叔 第一百三十八章 撞船!【大章,尘缘月夜荷花加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徐冲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这位不同意出手,那样的话,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罡门,陷入危机了。

    做为联盟强者,可以内斗,可以有争端,但见死不救,还是不愿意看到的。

    “没必要所有人都动手,徐长老、小墨,你们两个配合天罡门高手,就算杀不死这头青鳞巨蟒,逼它让路,问题不大!”苏隐道。

    吴元等人的修为太弱,就算冲上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有实力抗衡的,也就他们两个,至于毛驴它们,当做底牌,其他人也专门交代了,不要将它们实力泄露出去。

    听到吩咐,徐长老、墨渊御剑浮空,笔直飞了过去。

    “找死!”

    一边对峙,青鳞巨蟒一边观察,见徐长老二人飞来,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咆哮声中,口中的毒气再次狂喷而出。

    同时,粗大的尾巴,对着飞舟上方的光罩,狠狠抽下。

    “孽畜,大胆!”墨渊脸色一沉。

    他达到了传承四重,速度飞快,喊声中,已经出现在巨蟒跟前,手腕一翻,皓月鼎出现,笔直砸落下来。

    当!

    达到圆满级的法宝,砸在青鳞巨蟒的尾巴上,一声轰鸣,震的后者鲜血迸溅,龙鳞脱落。

    没想到这位如此强大,天罡门宗主瞳孔一缩。

    难怪能驱动那么大飞舟,跑的这么快,闹了半天,竟然是一位传承四重的超级强者!

    “一起出手!”

    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天罡门宗主咆哮,当先冲出飞舟的防护罩,手中一柄长剑悬浮,对着巨蟒劈斩而落。

    甲板上的六位长老同样出手,强大的力量汇聚成一股。

    被这么多高手联手进攻,青鳞巨蟒尽管强大,也有些承受不住,血肉横飞,连连后退,本就不稳固的鳞片,沾满鲜血,四处飞溅。

    不过,联手的几人,也被这大家伙怪力震的气血沸腾,脸色发白。

    难怪联盟不愿意出人将其斩杀,这家伙的确难缠,哪怕墨渊达到传承四重,并且拥有圆满级别的法宝,单独一人,都很难胜出。

    知道被众人围攻,危机重重,青鳞巨蟒突然发出咆哮,悬浮四周的大蛇,听到喊声,齐刷刷冲了过来。

    “先过我这关!”

    眉毛一扬,徐冲落到跟前,手掌向前一推,一个掌印出现在空中,宛如一道屏障。

    几十条神宫境的蟒蛇,撞在真元墙壁上,发出剧烈的轰鸣,空气呜咽,余波激荡。

    见属下被阻,青鳞巨蟒尾巴一卷,拔起山峰上的一棵大树,对着真元墙扔了过来。

    虽只是普通大树,但配合上传承三重巅峰的力量,速度之快,瞬移一般,立刻出现在眼前,徐冲全身一震,连连后退。

    “咔嚓!”一声,真元手印再维持不住,立刻崩塌。

    噗!

    大口喘着粗气,徐冲嘴角溢出鲜血。

    六位传承,三位宗师,联手之下,竟然都没拿下这头怪蛇!

    “好强……”

    “这就是传承境?”

    “可怕!”

    两个飞舟上的诸多弟子,全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传承境强者的战斗!

    拥有这种实力的,在大兖州,无一不是高层,就算偶有比试,也做不到生死搏杀,可以说这么激烈的战斗,别说弟子,就算天罡门的诸多长老,都从未见过。

    “它在突破关头,力量持续不了多久的……”大口喘着粗气,天罡门宗主大喝。

    “好!”

    墨渊以及天罡门的诸位长老,齐刷刷围了过来。

    “你们对付它,我先解决这些小的!”

    双眉扬起,一柄上品级别的灵器长剑出现在掌心,徐冲手腕一抖,剑气飞快向冲来的神宫境蟒蛇斩落。

    扑哧!扑哧!扑哧!

    三头蟒蛇的脑袋从空中掉落。

    “霜雪寒光剑!”

    再次向前,徐冲剑气寒意大盛。

    扑哧!扑哧!扑哧!

    又有三头蟒蛇被杀。

    传承境强者,对战同级别很难,斩杀神宫境的家伙,还是很容易的,短短两个呼吸不到,死在他手上的蟒蛇,已经超过了八头。

    吼吼吼!

    看到属下一个个被杀,青鳞巨蟒彻底怒了,嘶吼声中,对着墨渊直接冲来。

    它知道这位的修为最高,实力最强,只要杀了他,其他人不足为惧。

    “找死!”

    就愁它躲避,见直接冲来,一声冷笑,墨渊皓月鼎当空落下,直对脑袋。

    嗡!

    配合上他全部力量的炉鼎,一旦砸中,传承六重强者,都抗衡不住。

    “死定了……”众人全都松了口气,正觉得这家伙,肯定会被砸的变成肉饼,死在当场,就见它的头颅猛地一顶,一对鹿角,刺破两块龙鳞,钻了出来。

    轰!

    皓月鼎和鹿角撞在一起,只是砸的它脑袋一歪,并未断掉,也没出现任何裂痕。

    “龙角?糟了……这家伙借助我们的压力突破……”墨渊瞳孔一缩,心脏立刻冷了下来。

    还以为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再加上自己拥有皓月鼎,这家伙肯定抗衡不住,做梦都没想到,对方借助他们的围攻,非但没变弱,反而更强了。

    蟒蛇化蛟,先蜕蛇鳞,再出龙角,最后长出龙爪,他们刚才打的对方鳞片脱落,本想着让其受伤,做梦都没料到,反倒帮了它的忙。

    有了龙角,青鳞巨蟒气息大增,突然张开嘴巴,一团青灰色的气体,立刻狂涌而出。

    “退!”

    知道这是剧毒,一旦被沾上,传承四重都抗衡不住,墨渊再顾不上其他,抓住皓月鼎,就向后飞出。

    天罡门的众人,也都反应极快,齐刷刷避开。

    吼!

    逼退众人,青鳞巨蟒对着徐冲冲了过去,同样没来到跟前,毒气挥洒。

    “可恶……”

    屏住呼吸,徐冲同样不敢停歇,急速后退,见众人离开,青鳞巨蟒没在追击,而是大口张开,猛地一吸。

    轰!

    宛如飓风席卷,刚才被徐冲斩杀的诸多蟒蛇尸体,被它凌空吸了过来,嘴巴瞬间变得直径超过十米,一口吞了下去。

    轰!

    吞掉十多个神宫境以上的妖蛇后,青鳞巨蟒的身躯,膨胀起来,原本只有水缸粗细,此刻暴增了两倍,还没破碎的鳞片,全都崩落下去,身上的气息,急速飙升,越来越强。

    “它要化蛟了……”

    脸色铁青,徐冲喊了出来。

    这头巨蟒,本就达到临界边缘了,不出意外,一个月内,就能成功……现在被他们围攻,巨大压力下,蜕掉蛇鳞,长出龙角,此刻,竟然打算吞噬同伴,强行晋级!

    妖兽修炼,大部分靠天赋,因此妖元并不纯净,用来突破的话,效果不会太好,所以,它宁愿冒险堵住修炼者,也不这么做。

    可现在……没其他办法了!

    一位手持圆满灵器的传承四重,一位三重,四位一重……这种阵容,它全盛期,都很难抗衡,更别说现在。

    而且,追了这么久的飞舟,想要逃回老巢,明显也很难做到,与其被杀,还不如放手一搏,结果,它拼对了!

    “快动手,不然来不及了……”

    也反应过来,天罡门宗主手中长剑扬起,正要冲过去,就感到一股力量,将其拦住。

    转头看去,就见徐冲神色凝重的摇头:“不用去了,已经来不及了!退!”

    说完不再管他,笔直向大船飞了过去,墨渊也叹息一声,紧跟其上。

    见这两位高手转身就走,天罡门宗主转头再次向巨蟒看去,就见这家伙的上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片黑色的阴云。

    “走!”

    想起什么,瞳孔收缩,这位宗主同样不敢多待,冲上飞舟就驾驭着向远处疾驰,飞行了一段距离,这才停下来,再次转头看去。

    青鳞巨蟒头上的阴云已经密布起来,大概十几亩地的样子,一道道闪电之力,在其中游荡,随时都会劈落。

    “怎么回事?”苏隐疑惑的看过来。

    刚才就算很难胜过,想要落败,也没那么容易,怎么全都退回来了?

    “是化蛟劫!”

    吐出一口气,徐冲目光凝重:“龙是天底下最高贵,最强大的动物,蟒蛇化蛟,虽然不是蜕变成龙,却也等于有了龙的血脉,一旦成功,生命本质会发生巨大变化!这种情况,大道是不允许存在的,因此……一旦出现,天空就会出现雷劫!”

    “能够渡过去,这家伙就会变成真正的蛟龙,驰骋天地,寿命增加最少千年,渡不过去……只能被劈成粉末,身死道陨!”

    苏隐一震。

    化蛟居然有雷劫,这是之前根本不知道的。

    不对啊!

    怎么记得这种场景以前好像见到过?

    一次夜里,毛驴好像遇到过类似的遭遇,一边吃草,一边挨电……当时自己正在品酒,喝的晕乎乎的,第二天发现毛驴一点事都没有,就以为看错了。

    难道是真的?

    自己的驴,挨过雷劈?

    可……蟒蛇挨劈,是化身为蛟,你一头驴,化身什么?扭头看向小武、老龟,这两个家伙,恐怕也挨过劈……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不然,做为普通的动物,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

    和苏隐猜的一样,毛驴、乌龟、鹦鹉,看着空中的阴云,愣了一下,随即围在一起,压低声音交流。

    “这东西好像我经历过!”

    “是啊,那天我草吃多了,有些胀气,就来了这玩意,劈了几下,打了个嗝,舒服多了!好怀念这种感觉。”

    “我是偷吃主人烤鱼时遇到的,全都落在了龟壳上,留下了特殊的纹路,所以,我才能领悟闪电!”

    “我比较惨,一开始没注意,被劈到了泥潭里,弄脏了羽毛……不过,威力好像还不如老慢。”

    “等到了地方,老慢电我几下,好久没拉磨了,身体有些痒!”

    “好嘞,按摩,我是专业的!”

    “……”

    将这些对话听在耳中,极乐大魔王嘴巴张开,再合拢不上。

    这可是雷霆,大道对违反规则者的惩罚……只要是修炼者,没有不害怕的,怎么听这三头家伙的话,像是找了个技师?

    怎么着,感觉力道不够,还要加钟啊……

    ……

    不知道它们的议论,看到空中的雷霆密布,阴云越来越厚重,吴元再忍不住,看了过来。

    “为什么不阻止?一旦它成功化蛟,还怎么抵御?”

    化蛟,和普通妖兽晋级不同,等于生命本质的改变,一旦成功,眼前这家伙,不仅可以突破传承三重,四重、五重都很简单!

    极有可能一口气变成七重的高手,别看只和六重相差一个小级别,却是中阶到高阶的蜕变,差别极大!

    修为突破宗师,每三个小等级,为一个档次,和以前的大级别一样,有着天渊之别。

    因此,一旦让它化蛟成功,墨渊、徐冲等人加在一起,也肯定不是对手了。

    “雷劫是大道的意志,根本阻挡不了,我们刚才若是敢对青鳞巨蟒出手的话,雷霆弄不好还会对我们发飙……”

    徐冲苦笑。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化蛟劫,代表了天地对巨蟒的惩罚,你去中断,等于对抗大道……即便身为传承境强者,也没那个胆子。

    轰!

    交流的功夫,阴云积攒够了力量,一道雷霆劈落而下,足有水桶粗细,还没来到跟前,天空就传来了焦糊的味道,似乎是空气被烧焦。

    牙齿咬紧,青鳞巨蟒放声咆哮,非但不躲避,反而冲了上去。

    噼里啪啦!

    雷霆劈落而下,本就破裂的龙鳞,再次被撕扯开来,鲜血不停滴落,强大的气息,也瞬间变得萎靡了不少。

    虽然受了重伤,但青鳞巨蟒磷甲变得更加坚硬,凝实了不少,似乎正在发生着某种缓慢的蜕变。

    咔嚓!

    又一道雷电,劈落而下,青鳞巨蟒已经没了刚才的勇猛,挣扎着站起身来,粗大的尾巴抽了过去。

    撕裂的声音响起,尾巴被直接炸开,三个爪子,从磷甲下钻了出来。

    两道雷劫之下,青鳞巨蟒彻底蜕变成蛟。

    一瞬间,衰落的气息,开始回升。

    似乎感受到它忤逆的自己的意思,大道变得更加愤怒,阴云瞬间从十几亩,增加到了三十多亩,其中的雷电,也变得更加暴躁。

    “化蛟劫,一共有三道,第一道,碎体劫,雷霆中带着撕裂之力,会将渡劫的妖兽,撕的粉碎,对于青鳞巨蟒来说,只要能抗住,等于帮它去掉蛇鳞,蜕变成龙鳞!”

    “第二道,断血劫,对血脉进行攻击,一旦抵挡不住,精血就会燃烧,血液爆炸,当场死亡。而抗住,可以蜕变出蛟龙爪,彻底化为蛟龙血脉。这一关,是蜕变最重要的一环,一旦成功,将会迎来雷霆中最狂暴的一击!”

    “也就是第三道,灭神劫!灭神、灭魂,不进攻肉体,只进攻魂魄,意念稍微坚持不住,就会神魂俱灭,当场身死,能不能化为蛟龙,就看这一下了……”

    徐冲的介绍中,第三道雷霆,已然汇聚完毕,随时都会劈落而下。

    下方,青鳞巨蟒虚弱的抬起头来,想要反抗,却难以做到。

    血脉蜕变,长出龙角和龙爪,虽然血脉发生了变化,但没有转换完成,正是它最虚弱的时候。

    “应该抗不过了,一旦死亡,我立刻冲过去抢夺尸体,你们几个只要帮我挡住三个呼吸就够了……”

    眼睛眯起,天罡门宗主转头看向几位长老。

    “这……”一位长老脸色凝重:“刚才与巨蟒战斗,对面的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咱们直接将尸体抢走,不太好吧……”

    不是对面那艘船上的两个人出手,别说逼得这家伙当场渡劫,可能他们都已经被杀了!

    受了这么大恩惠,却要抢夺尸体,是不是不太地道?

    “你懂什么!”天罡门宗主冷哼:“这家伙已经蜕变成蛟龙,死了就是龙尸,鳞片、龙爪、龙角,随随便便都是上品灵器,稍微打造,就可以达到巅峰级别!龙肉,更是大补,服用后,完全可以让我有机会冲击传承二重,甚至更高!至于龙血,就更不用说了,拿出去卖,都价值不菲……”

    “可以说,只要将这个尸体得到,我们天罡门,不仅可以保住一流宗门的地位,弄不好还能再进一步,成为第三名,甚至……第二名!”

    几位长老同时沉默。

    换做个人利益,他们可以拒绝,为了宗门的话,还真拒绝不了。

    “那两位的实力很强,咱们抢了,我怕会恼羞冲怒,届时,不好解决……”

    他们只是传承一重罢了,面对三重、四重,根本抵抗不住。

    “这点我早就想到了。”

    天罡门宗主目光一闪:“夺走龙尸,用最快的速度,驱动飞舟离开!只要到了联盟,谁还敢动手抢夺?反正就咱们两个势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是我们杀的,谁能证明?”

    “联盟不敢动手,但……他们的飞舟速度很快,我怕逃不掉!”

    “呵呵!”嘴角扬起,天罡门宗主嗤笑出声:“虽然不知他们用了什么办法,让一个木制大船,飞的这么快,但肯定只是短时间的,长时间的话,木榫结构,如何承受的住?追不过来也就罢了,真敢追……咱们直接撞过去!只要把他们撞散架,御剑飞行,传承四重也追不上吧!”

    众人眼睛一亮。

    木制的飞舟,就算短时间内可以让速度很快,但和中品灵器的飞舟比,坚固程度程度肯定是差了不少的,真敢追过来,硬撞就是!

    商议完毕,再次向渡劫的青鳞巨蟒看了过去。

    雷霆积累完毕,轰然坠落,第三道雷劫,更加辉煌巨大的,直径达到了几十米,一瞬间将巨蟒全部笼罩在内。

    吼!

    知道抵抗不住,巨蟒一声爆吼,伴随喊叫,万蟒山上的雾气幕布,飞了起来,挡在面前,同一时刻,上千条蟒蛇,像是被什么力量触动,一个个被弹射上来,落在它与雷电的中间。

    咔嚓!

    粗大的雷霆落在了雾气幕布和上千条蟒蛇上,一瞬间,鲜血挥洒,蛇血暴雨般的从天而降。

    “好狠……”苏隐瞳孔一缩。

    之前,一直觉得这头蟒蛇,还算和蔼,此刻才明白,心狠手辣到了极点。

    猜到自己可能无法扛得住第三道雷劫,提前就做出了准备,让一千多条蟒蛇献祭!

    看到这,刚才吞噬后辈,蜕变蛟龙,也就能够理解了。

    被上千条蟒蛇阻挡,雷电被消耗的太多,威力减弱了不少,落到巨蟒身上,已经微不足道。

    本来最难抗衡的灭神劫,反倒成了最容易渡过的。

    轰轰轰!

    见这家伙用这种小伎俩,挡住雷霆,阴云虽然愤怒,却还是缓缓消散,大道的震怒消退。

    “大道不允许它化蛟,实际上是不想让强者出现,它献祭上千条蟒蛇,等于断绝了后者的进化之路,借助鲜血和生命,平息了大道暴怒,所以,并未继续追究,否则,用东西就能挡住雷霆的话,也不至于,很多妖兽渡劫失败了……”

    徐冲解释。

    苏隐点头。

    难怪魔修更容易修炼,更容易变得更强,因为他们可以随便杀人,对生命毫不在乎……或许,这更容易契合天道。

    天地无情,视万物为刍狗,如果愿意付出足够代价,允许你突破,也不算什么。

    心中正在感慨,就见一道剑芒,划破长空,对着刚渡劫完成的巨蟒劈了过去。

    天罡门宗主!

    雷霆结束,这家伙虽然没死,却也是最虚弱的时候,只要斩杀,龙尸的价格更高!

    “这家伙疯了吗?”

    徐冲摇头:“虽然青鳞巨蟒这时候最虚弱,但它也不是丝毫都没准备,提前将毒气屏障挡在了面前,直接冲过去,难道就不怕中毒?”

    巨蟒的毒气,传承三重强者都不敢硬抗,这家伙如此武断,简直不要命了!

    “他不是疯了,而是聪明!这时候的青鳞巨蟒最为虚弱,一旦他斩杀,尸体就是他们天罡门的……”墨渊解释道。

    对方想些什么,做为曾经掌控一宗的强者,还是能够轻易看出来的。

    危险和机遇并存,与其赌失败,还不如赌成功。

    嗡!

    剑气还没来到巨蟒跟前,就被毒气腐蚀的有些虚弱,前进的速度,也减慢了不少,天罡门宗主双眉一扬,体表的衣服流淌出一道道特殊的波纹,和水纹一样,毒气与之一接触,顿时消散开来。

    “是天罡门最强的法宝之一,天精寒衣!用天精树的树叶淬炼而成,能够抵御毒气、至寒、炙热等力量的进攻,但……暴露在这么厉害的毒气内,会损坏结构,让其寿命大损!”

    徐冲摇头。

    兵器也是有寿命的,经常战斗而不及时修复,很容易损坏,天精寒衣,尽管可以抵挡毒气,可眼前的,明显超出了可以抗衡的范畴,长期暴露其中,灵性都可能会被磨灭殆尽,从而变成废品。

    “他这是打算舍弃天精寒衣,换取一巨龙尸!只要成功,同样赚大了。”墨渊道。

    “这倒是……”徐冲点头,问道:“师叔,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去击杀青鳞巨蟒,把尸体抢过来!”

    “先别忙,我不信这头巨蟒,没有任何准备……”苏隐微微一笑。

    连第三道雷劫的献祭,都准备好了,难道没想到虚弱时,会被人偷袭?

    真要想不到这点,这头大家伙,就不可能占山为王,连联盟都拿它没办法了。

    果然,他的话音未落,盘在空中有些虚弱的蟒蛇,嘴巴再次张开。

    呼!

    四周的毒气,立刻被吸进腹腔,虚弱的气息,不仅眨眼间恢复,还在迅速暴增。

    “这些毒气,竟然是它悄悄散佚的力量……够狠!为了这次渡劫,这家伙恐怕最少准备十年以上了!”

    “力量早就够渡劫了,却强忍着,每天都把力量吐出一些,然后以毒气遮掩,最终形成这么大一片屏障!因为,本就是它自身的力量,此时吸收进去,连炼化都不需要,可以直接使用,这样不但补充了所有消耗,还能激活蛟龙血脉,短时间内,更进一步……”

    “天罡门宗主,要倒霉了!”

    恍然大悟,墨渊、徐冲二人全都露出佩服之色。

    不愧是名气这么大的妖兽,果然不简单!

    一个个底牌,层出不穷,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

    “死!”

    天罡门宗主也发现了这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咆哮声中,长剑猛地刺在对方身上。

    当啷!剑尖被龙鳞阻挡,再前进不了分毫。

    “不可能……”瞳孔收缩,天罡门宗主颤抖。

    用尽全力的一剑,居然连鳞片都没刺破,这还怎么斩杀?

    不理会他的震惊,巨蟒眼中露出玩味的笑意,尾巴再次一扫。

    长剑迎接,半个呼吸都没挡住,就听“咔嚓!”一声,剑场折断,天罡门宗主脸色一白,被击中胸口,倒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鲜血狂喷,已然受了重伤!

    “宗主……”诸多长老,急匆匆迎了上来。

    “别过来……”

    天罡门宗主咬牙,还没说完,就见巨蟒已经吸收完了所有毒气,飞了过来。

    此刻的巨蟒,三个爪子,一身龙鳞,已经彻底蜕变成功,和猜测的一样,实力达到了传承七重,甚至……更高!

    哗啦!

    一爪拍出。

    冲过来的六位长老同时抵挡,下一刻,齐刷刷倒飞,全都面容发白,鲜血狂喷。

    传承七重,已经达到了传承高阶,别说三位一重、三位宗师,就算同样数量传承四重,想要胜过,也几乎不可能!

    “快走!”

    知道所谓的夺取“龙尸”已经不可能了,天罡门宗主咆哮声中,将几位受伤的长老拉回飞舟,驾驭着就向前窜出。

    嘭!

    还没飞多远,被一个蛇尾挡住去路,后者轻轻一点,飞舟不停晃动,随时都会崩碎。

    这个船,只有中品灵器级别,根本抵挡不住传承七重境界的巨蟒,知道让其继续点下去,船体肯定会破碎,天罡门宗主再忍不住,放声大喝。

    “还请两位前辈出手……”

    苏隐点了点头,墨渊神色凝重,皓月鼎再次砸落下来。

    青鳞巨蟒不敢硬接,躲过进攻,与徐冲、墨渊对战在一起,前者达到了传承七重,更是化蛟成功,一身防御坚不可摧,墨渊二人尽管手段众多,依旧不是对手,交战了不足十个呼吸,便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宗主,我们要不要帮忙?”

    大口喘着粗气,天罡门一位长老看过来。

    “宗门评比在既,我们不能受伤太重,再说,过去也不是对手,准备逃吧!”深吸一口气,天罡门宗主道。

    “那就不管了?若不是他们出手,我们已经死了……”

    “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天罡宗主摇了摇头:“我既然做为宗主,就要为宗门考虑,走!”

    话语结束,身下的飞舟轻轻一晃,立刻改变了方向,笔直向远处逃遁。

    “这……”

    没想到这家伙,做出如此抉择,墨渊等人全都愣住,徐冲更是破口大骂:“可恶!太不要脸了……”

    有便宜可占的时候,直接冲过去,遇到危险了,他们出手救人,这家伙却转身逃走……真不要脸!

    一点修士的尊严都没有了!

    “牵扯宗门评比,他也没办法……”墨渊摇头。

    当年,不去拯救柳师妹,害得孙昭记恨他百年,就是这个原因。

    一切……为了宗门!

    “逃?你觉得逃得掉吗?”

    青鳞巨蟒同样冷哼,粗大的尾巴猛地一抽。

    一道类似闪电模样的气流笔直向逃走的飞舟冲了过去,只一下,天罡门的飞舟,就被抽的连续翻滚,砸在山脉上,砸出一个大坑。

    做完这些,喷出毒气将墨渊二人挡住,青鳞巨蟒轻轻一晃,来到跟前。

    对于墨渊等人,它并不记恨,反倒是这些家伙,如果不是提前有所准备,今天可能真就被杀了,再次一尾巴抽了过去。

    天罡门宗主拼尽全力驱动飞舟,堪堪躲过致命一击,想要逃走,却发现,周围已经被眼前的蟒蛇,彻底封锁。

    “我们会死在这里的……”一位弟子脸色发白,周围沉默下来。

    被传承七重的蛟龙堵住……逃走,已然成了奢望。

    “还有机会……”目光一闪,天罡门宗主道。

    众人愣住,哪里有机会?我怎么没看出来……

    “只要能让那两位高手,拼死战斗,这头青鳞巨蟒就算强大,也肯定会被缠住片刻,届时,就能逃走……”

    天罡门宗主道。

    “这……”几位长老同时苦笑:“他们一个传承四重,一个三重,又各自有强大的兵器,拼死战斗的话,的确可以阻拦对方一段时间,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巨蟒现在最想杀的是我们……”

    “他们肯定不会主动去做,但事在人为,我有办法让他们这么做。”

    深吸一口气,天罡门宗主拳头捏紧,眼中闪过一道狠辣之意:“撞碎他们的飞舟,让那一船人,都逃不掉,这两位强者,为了救人,就肯定会全力出手了!”

    “这……”

    众人全都一震。

    的确可以,就是太毒了,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救命恩人,这样做,等于把对方推向死亡……

    “无毒不丈夫,不这么做,不仅我们要死,他们也会死,既然如此,还不如少死一个是一个……”

    牙齿咬紧,天罡门宗主也不管别人同意不同意,直接传音下达命令:“一起驱动飞舟,对着他们的木船撞过去,只要撞碎对方,我们就有机会逃走了……”

    遇到凶恶的猛兽,只要你跑的比倒数第一人快,就是安全的!

    想要活命,必须拖对方下水。

    呼!

    伴随命令,飞舟晃动了几下躲过巨蟒的攻击,陡然加快速度,对着苏隐的大船,笔直撞了过去!

    “够狠,也够果决!”

    看出了他的用意想法,墨渊、徐冲对望一眼,同时摇头:“只可惜,用错了地方!”

    小师叔的飞舟,他们用上品灵器都破坏不了,你一个中品灵器飞舟,就想撞坏?

    做梦!

    呜呜呜!

    天罡门无数高手的驱动下,飞舟的速度越来越快,眨眼就划破空间,出现在苏隐的大船面前。

    “这就是修仙世界……”

    看到他的举动,苏隐并不躲闪,而是叹息一声。

    之前一直在禁地,又在大盐城晃荡,觉得只要展露实力,很多人都会屈服,现在看来,想多了……

    从蟒蛇吞噬下属突破,献祭后辈渡天劫,到现在的天罡门宗主恩将仇报……无一不再彰显出一个真正的修仙世界,残酷,冷漠!

    “撞碎飞舟后,咱们直接逃走……”

    见木船竟然没有躲避,天罡门宗主兴奋地一声大喝,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全部加持在船体上,阵纹被狂暴的力量驱动,发出烈烈的声响,像是随时都会被撕裂。

    “撞上去吧!”

    知道这家伙,已经铁了心,拉自己等人下水,苏隐摇了摇头。

    “是!”

    炼器堂的四位宗师九重强者,同时运转力量。

    呼!

    大船笔直迎了上来。

    咔嚓!

    一声巨大的轰鸣,就在天罡门宗主觉得对方,必然四分五裂的时候,他脚下的飞舟,一声巨大的闷响,当场炸开,中品级别的灵器,连一个呼吸都没坚持住,就变成了粉末,从高空中向下飘落。

    “这……怎么可能?”天罡门宗主一瞬间愣在原地。

    (感谢【尘缘月夜荷花】成为本书盟主,感谢盟主【DesWong】的五万打赏。今天就一更,九千多字大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