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结束了!

    那晚冷霜儿坚持不听言旭东的解释,只抛下两个天大的难题给言旭东;她说,只要言旭东愿意把祖传戒指套到她手上,以及他没有小孩,她就相信他。

    她开的是什么条件?言旭东当时足足愣了好几分钟。

    第一项可能还办得到;至于第二项嘛……除非时光倒流!

    冷霜儿将心思移到筹备婚礼上,可她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将车开回言宅;发现自己回错家了,想离去时,夕阳正好在山头隐没,暮色渐浓,是下班的时刻了。

    言旭东已经将房子买回,人也已经搬了进去,他下班后会回来这里,她起了想偷偷看他一眼的念头。

    此刻,她好像能体会,当初言旭东守在房子外头陪着她的心情……

    苍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他们?

    此时,有车子往这方向开来,她以为是言旭东回来了,赶紧倒车躲进言宅旁边的小巷子中。

    车子在言宅门口停下,可那辆车好像不是言旭东的,她下了车,躲在围墙旁缓缓探出头。

    怎么会有个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的男人站在言宅大门前?

    她正感到疑惑之际,男人讲电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我到了,你说他大约几点会回来?”顿了下,他嗯了几声,接着又说道:“我怎么知道冷氏集团的帐册长什么样子!不如我把人杀了之后,再放把火把这里烧了,尸体和帐册就一干二净了!”

    天啊!

    这个人要杀言旭东,他要杀她用生命爱的人!冷霜儿连忙捂住自己差点惊叫出声的嘴。

    “二姑爷,记得支票不要跳票哦,否则你的下场会和言旭东一样,到时候就去当阎罗王的乘龙快婿吧!”

    二姑爷?

    程建明!

    冷霜儿的脑袋不曾这么灵光过,她悄悄地回到车里,打电话求救。

    此时,又有车子开了过来,这辆车也在言宅门口停下,冷霜儿确定这是言旭东的车没错。

    她才刚跟冷霁求救完,正想打电话叫言旭东不要回家,还在寻找电话号码,他就到家了。

    情急之下,她从小巷子里跑出来,喊道:”言大哥!小心,有人要杀你,快躲在车子旁边!”

    宫田天尊一听,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可他不能白来,他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举枪瞄准言旭东的心脏。

    闻言,不知情的言旭东觉得莫名其妙。

    冷霜儿见宫田天尊的枪已瞄准言旭东,便不顾一切地跑到言旭东身前,要替他挡子弹。

    枪管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让言旭东注意到了宫田天尊,他眼尖的见到子弹已由枪口射出——

    砰!

    倒地的是言旭东!

    “言大哥!怎么会这样?”冷霜儿惊喊,不明白倒地的人为什么会是言旭东。“言大哥,你不能死啊!”

    郑诗如在一旁看得可清楚了;她看见冷霜儿要为言旭东挡子弹,言旭东则转身护着冷霜儿。

    天啊!她当时也见到子弹往言旭东射去,可她就没有冷霜儿不顾一切地跑到言旭东身前、言旭东转身护着冷霜儿的那份勇气,或者是爱。

    此时,几辆车快速地从街道的那一头狂飙而至,宫田天尊知道情况不妙,立刻驾车落跑……

    *********

    同样的医院、同样的病房,躺在病床上的人也是同一个。

    冷霜儿气愤地梳着言旭东的头发,骂道:”大笨蛋!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还好子弹没伤到重要部位,否则……”想到他可能真的会死,她眼眶突地泛红,偎进他怀里。

    言旭东紧抱着她,应道:”霜儿,你没搞清楚,那颗子弹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是你该打屁股,怎么可以跑过来替我挡呢?”

    “我当时只想着不要你死。”冷霜儿的小手轻轻滑过言旭东裸露的胸膛,她爱死了他的胸膛!

    因为言旭东的伤口在左肩胛处,为了方便换药,他现在都裸着上身,时时引诱着冷霜儿。

    “我也不许你死。”语毕,他抓住她的小手,“霜儿,不要再摸了,你这样的行为是挑逗。”

    冷霜儿抬眸朝他一笑,接着又使坏地继续摸着他的胸膛,“言大哥,我想……想做一件坏事。”

    他无奈地任由她摸着。”坏事?什么坏事?”

    “我大哥已经为我解除婚约了。”

    “我知道啊!他也聘我为财务长,取代你的位置、用你的办公室,你以后可以逍遥的过日子。这么幸福了,你还要做什么坏事?”顿了下,他突地想到,“你该不会是想通了,决定当小玟的妈妈了吧?”

    他们的爱情经由一颗子弹做了见证,谁都无法再否认或心存怀疑。

    冷霜儿也接受了言旭东对祖传戒指的解释,唯独孩子的问题仍卡在他们中间,让冷霜儿必须继续拒绝言旭东。

    她不能残忍地拆散一对母女,也不能让言旭东的骨肉流落在外。

    “不是。我是想……”她从言旭东怀里仰起小脸,双手勾上他的脖子,将唇轻贴在他的耳朵上说着……

    “霜儿,我不会这样对你!”言旭东正色道。

    冷霜儿则不悦地说着:”我不管!我就要这样做,你非做不可。”

    “我不会做!只要我不做,你不能强迫我!”

    “我不会强迫你,你会做的。”她朝他狐媚一笑,接着说道:”四年前,你要出国的前一天,答应了我什么?”

    “那时候是……”

    “我不管那时候是什么情况!”她打断他的话,”我今天……不!现在就要你兑现这个承诺。”

    “现在?”言旭东惊喊:“这里是医院!”

    “你放心,我有办法。”她转身走出病房,把“洗澡中”的牌子挂上,再进门锁上房门。

    言旭东看着她锁门、挤上他的病床,接着就要宽衣解带,他实在是啼笑皆非,也不知所措。

    她要做的坏事就是当他的情妇,这辈子不嫁了。

    可他真的不能这样对她,她是他心目中的公主,得住在他的王国里,而不是当个见不得光的地下夫人。

    看着她纤细白皙的胴体,他的欲望高张,可他还保有一丝理智。”霜儿,我不行……”

    “你不行?”冷霜儿很纳闷。”你都有女儿了,怎么会不行?啊!”她突地惊喊一声,”可恶的宫田天尊伤到你那里了是不是?可是我记得没有啊!我看看。”

    语毕,她的小手往他那儿摸去。

    言旭东被吓了一跳。”霜儿!”

    “嗯?”冷霜儿看着言旭东痛苦的表情问道:”很痛吗?我去叫梁叔叔来帮你看看!”

    “不准走!”他沉声命令。”吻我。”

    “吻你就不痛了吗?”她连忙送上唇。

    他饥渴地吻着她,大手袭上她的柔软,理智完全瓦解。

    “言大哥、言大哥……”她被他吻得娇喘吁吁,可她不得不分心关心他的身体。”我还是去叫梁叔叔来帮你看看……”

    言旭东压住她,“我不是不行,我的意思是我不行那样对你,可你这个小坏蛋诱惑我,我肯定受不了你的诱惑。”

    听他这么说,她娇媚一笑,主动吻上他,决定令他失控!

    可不解风情的事发生了……

    *********

    叩、叩、叩——

    “来了!”冷霜儿迅速穿上衣服,不悦地嘀咕着:”懂不懂礼貌啊?都挂上‘洗澡中’的牌子了……”

    叩、叩、叩|

    敲门声不客气的再次传来。

    “就说来了嘛!”

    终于穿好了,她边走边整理头发,把门拉开。

    门外的人是郑诗如和郑忆玟。

    冷霜儿尴尬地朝她们一笑。

    “旭东,你刚刚在洗澡啊?怎么不等我来?你换衣服不方便,冷小姐又在这儿,可是会失礼的。”郑诗如说道,同时将郑忆玟放到病床上。

    郑忆玟爬到言旭东怀里坐下。

    郑诗如虽然亲眼见到言旭东和冷霜儿之间的情意了,可她还是无法成全他们,她嫉妒冷霜儿能得到言旭东的爱。

    再说,她已经为言旭东伪造了小玟的出生证明,小玟成了她亲生的孩子,她这辈子都得带着小玟,这让她的身价大大下跌,她以后如何嫁人?

    “不会的。”冷霜儿说。

    “怎么不会?男女授受不亲,这对你的声誉不好,以后旭东还是由我照顾就好。”郑诗如笑看着冷霜儿。

    冷霜儿摇摇头,”我想照顾他。”

    “冷小姐,你可能没搞清楚……”

    “诗如!”言旭东打断郑诗如的话。”我习惯让霜儿照顾,你就不要再多说了。”

    郑诗如不甘愿的扁起嘴,接着她又起了新话题。

    “旭东,我爸说等你一出院就替我们办婚礼,他说他是长辈说了就算,小玟总不能一直姓郑。”

    “出院后我得到冷氏集团上班,等我工作上手了再说。”言旭东应道。

    “再说、再说,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她顿了下,改对冷霜儿说道:”冷小姐,你家的公司,可以等旭东结完婚再让他去上班吗?”

    “可、可以啊。”她故作坚强地回答。

    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言旭东和郑诗如结婚,只要默默地守候着他就够了,可现下光是听说他要结婚,她就快受不了了。

    “听到没?冷小姐说可以。”郑诗如胜利一笑。

    “诗如……”

    叩、叩、叩|

    敲门声再度响起,打断了言旭东的话。

    一个年轻女子在敲了门后自行推门走了进来,她问:”请问,言旭东先生住在这间病房吗?”

    “我就是。你是哪一位?”

    年轻女子一听他就是言旭东,突地跪倒在他床前,哀求道:”言先生,您是好人,请您把女儿还给我。”

    这一幕令言旭东和冷霜儿看傻了眼,郑诗如则有不好的预感。

    “小、小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言旭东被搞胡涂了。

    年轻女子定定地看着言旭东怀里的郑忆玟,她伸出颤抖的手指着郑忆玟问:“她一定是忆玟对不对?”

    “小姐,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名字?”

    “因为她是我女儿啊!”

    语毕,年轻女子略显激动地抚着郑忆玟的小脸。

    “忆玟是你女儿?”言旭东精眸一眯。

    “你这女人脑子有问题是不是?半路乱认女儿!出去!”郑诗如拉着年轻女子,想把她赶出去。

    “她真的是我女儿啊!”年轻女子扯开郑诗如的手冲回床边。”言先生、言太太……”她看看郑诗如又看看冷霜儿,不确定哪个是言太太。”我知道你们也很爱忆玟,可我更需要她。”

    “愈说愈离谱!出去!”郑诗如又要伸手去拉年轻女子。

    “诗如!”言旭东怒喝一声,精眸看着心虚的郑诗如,严肃地道:”让这位小姐把话说完。”

    “言先生,谢谢您愿意听我讲。”

    “你站起来讲,不要跪着,我承受不起。”

    年轻女子依言起身,“我是未婚妈妈,我妈说孩子留下来对我没好处,就透过妇产科把孩子卖掉。我男朋友知道我生了他的孩子,他决定定下心来好好照顾我们母女。我回那家妇产科去查资料,发现孩子的出生证明写着父亲是言旭东、母亲是郑诗如,我就透过各种管道找来了。”

    听完,言旭东注视着郑诗如,想听她的解释。

    郑诗如慌张地叫嚷着:”旭东!她一定搞错了,找孩子找疯了,看到孩子就认!孩子确实是我生的,小玟是你的女儿!”

    “我不会搞错的。”年轻女子立刻反驳。”我母亲当初卖孩子时,坚持由她替孩子取名字;我的小名就叫小玟,我妈就帮孩子取名为忆玟。”

    言旭东朝郑诗如冷哼一声,冷讽道:“诗如,关于忆玟的名字,你打算怎么解释?”

    郑诗如看着言旭东,知道无法再狡辩了。“没错!孩子是买来的,我只是想利用孩子绑住你。”

    “那请你把孩子还给人家,让人家一家团圆!”他虽说了请字,口气却不太好。

    “你抱走吧。”郑诗如朝年轻女子说道。反正孩子被抱走对她也有好处,她知道自己绑不住言旭东了,孩子留着只是个麻烦。

    年轻女子高兴地抱起自己的女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退出病房。

    “我知道我们完了,再见!”郑诗如好面子,她不会等言旭东赶人。

    “诗如,你忘了留下一样东西。”言旭东在她离去前说道。

    郑诗如不甘愿的瞪着冷霜儿,动手拔下戒指,接着丢回给言旭东。”再见。结婚不要发帖子给我!”

    言旭东接住戒指,朝冷霜儿招招手。

    冷霜儿连忙来到他身边,激动的抱紧他。

    “言大哥,没想到事情竟会演变至此,好像是苍天垂怜,让整件事戏剧性的大逆转!”

    “的确是苍天垂怜。来!”他轻推开她,“把手伸出来,我可以把我们家的祖传戒指套在你手上了。”

    闻言,冷霜儿连忙伸出手。

    言旭东替她把戒指戴上。

    “好别致的戒指哦!”

    “戒指套上了……再去把门锁上。”

    他可以毫无负担的要她了!

    “锁门做什么啊?”

    她正端详着戒指,没空细想言旭东的话意。

    “快去锁门!”

    他的欲火都快烧到眉毛了!

    “锁门到底要做什么啊?”她的视线还停留在戒指上。

    “不去锁是吧?那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待会儿如果有人进来,不小心看到限制级的画面……”

    限制级的画面?

    她朝他娇媚一笑,知道为什么要锁门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