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又隐身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出游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方瑶的狠话不是第一次放了,阿二已经习以为常了,闻言不过是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便低头去揉自己的膝盖了。

    坐在地上实在不像话,阿二不过略略揉了两下便起来了,她有些好奇方瑶是拿什么砸的她,也太疼了些。

    砸她的是一枚不甚精致的荷包,阿二打开看了看,是几粒碎银子。她重重叹息一声,方瑶每日在远房表姑的身边献殷勤,这么久下来所得也不过是一些碎银子,想来是不受重视的。既不受重视,又哪来的好日子?

    阿娘还在等着,阿二不敢耽搁,收起荷包连忙向不远处的家里跑去。

    “琼儿,今日怎么回来得那么早?”阿二娘李氏听见开门声,连忙出来查看,见进来的是阿二,她惊讶地问,“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先生……”

    阿二的话还没说完,李氏就抱着包袱要出去:“正好你回来得早,看好弟弟妹妹,娘今晚早点回来。”

    “娘——”阿二将荷包拿出来递给李氏。

    “这是什么?”李氏没接。

    “方才姐姐回来了。”阿二觉得嘴唇有些干,她想去倒点水喝喝,可是李氏还没发话怎么处理这个荷包。

    李氏呆站了一会,听见孩子叫姐姐才回过神来,她边转身往外走边说:“娘还要把衣服给人送回去,这事回来再说。”

    “……嗯。”阿二跟在李氏身后走到门边,看着她的身影走远了之后才将门抵起来。

    “姐姐,我想吃粽子糖、云片糕,你给我买好不好?”方璃手拽着阿二的袖子,眼睛却黏在阿二手里的荷包上。

    阿二将荷包收起来,举着油纸包说:“诺,这里有点心了,是特别香甜的豌豆黄!”

    另一边,马车里的霜儿还在苦恼柳臻先前的问题呢,柳臻则在想着方才跟阿二说话的那位姑娘。

    她很确定,方才那位姑娘,她一定是见过的,只是忘记是什么时候了。

    霜儿慢慢挪到柳臻身边,待柳臻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小声问:“姑娘,是因为其他的点心比豌豆黄贵,你担心阿二不愿意要,才给她豌豆黄的吗?”

    “对也不对。”柳臻给她解释,“不是我觉得其他点心贵才将豌豆黄给了阿二,是因为阿二那般觉得,我才将豌豆黄给了她,而不是其他的点心。”

    实际上,对于柳臻而言,豌豆黄比其他点心更有价值,因为豌豆黄是谷雨她们自己在小厨房做的,其他点心多是在一品樱桃糕和其他点心铺子买的。是谷雨为了她,专门向林婆婆学的,只是因为她幼时说最喜欢吃豌豆黄。

    虽然她现在不爱吃了,谷雨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做一回,就是怕她什么时候突然想吃了。

    杨梅巷子口,萧秦眺望着来往的池水马龙,当熟悉的车顶进入眼帘的时候,他无声笑了。

    “瞻白,你怎么在这里?”柳臻从马车上跳下来,笑容止也止不住似的。

    车夫在看见萧秦的时候就跟柳臻说了,到了巷口更是自觉将马车停了下来,方便柳臻下去或是萧秦上来。

    “瞧着时辰差不多了,便来候一候你。”萧秦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本想去巾帼馆接你的,但是读书忘了时辰。等我回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怕在半路错过,所以只能在巷口等你。”

    “你不准来接我,能在巷口看见你我已经够开心够惊喜了。”柳臻眉开眼笑地说,“你呀,要好好读书,争取明年考个……没关系,考什么都不重要。”

    过去她和萧秦整日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就是一连几天看不见他都没事,因为她知道,萧秦就在那里,触手可及,她想去找他便能去找他。可是自从她进了巾帼馆,白日不能随意回来更不能随意见萧秦之后,她的感觉一下子不同了,变得容易想起他,变得一散学就想快点回家见到他。

    也没有想怎么样,只是想看他一眼。就算不能说话,甚至不能对视,只要知道他在身边就行。

    “在想什么?”她发了多久的呆,萧秦就狐疑地注视了她多久。

    “嗯……”柳臻笑而不语,萧秦就定定地看着她,实在敌不过他的眼神攻势,柳臻无奈道,“你有这份心,我很开心。瞻白,明日还要读书吗?不读了好不好,咱们出去转转?”

    “出去转转?”

    “对,咱们出城转转。”

    “好。”萧秦直接点头,柳臻当即叮嘱,“日后你可以不用管我,只管自己读书就成。所以,晚上绝对不可以熬夜。”

    萧秦犹豫,这两日上午的时候他跟着柳致行又去了两趟荟英来,在荟英来听说了不少跟科举相关的消息,所以他要看的书也多了不少,若是不熬夜,他就真的腾不出时间来接送柳臻了。

    可这样的结果他不喜欢,跟熬夜相比,柳臻更重要。这几回柳臻在路上确实没遇到什么事,但是不代表以后就都能安安生生的。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也就早上和傍晚时分能跟柳臻单独在一起了。

    柳臻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他回话,不由蹙眉道:“犹豫了这么久,就是非要熬夜的意思了吗?”

    萧秦:“……”

    萧秦只能保持沉默,他心里是想要熬夜的。

    柳臻无奈:“那算了,我让哥哥他们陪我,至多再叫上齐炎,安全也有了保障,你不用担心了。”

    “我……”

    “原本我想着你就是在书院也该有休沐的,既然你放弃了和我一起休沐,我便不逼着你跟我一起出去玩好了。若是你愿意,自己出去转转也是可以的。”

    柳臻说得委屈,萧秦却笑了起来:“你说得对,该是有休沐的,是我想岔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熬夜的。”

    秉烛夜读虽然是文人喜好甚至推崇的,但是既然她不喜,他便也不喜吧。

    至多每日再早起一个时辰就是了。

    更何况,每日早上送她到巾帼馆回来的路上,他也是能默诵诗书的。

    翌日,晴空万里,云淡风轻。

    柳臻将人都叫了出来,就是王嫣,她也让人将她扶上了专门的马车。

    “小妹,大哥知道了会不会怪咱们?”柳致贤担心地看着王嫣和阳阳专门乘坐的马车。

    “二哥放心,大嫂只差两日就能出月子了,现在天气晴好,连风都没有,又有咱们格外注意着,伤害不到大嫂的。若这时候不出来逛逛,日后天气转冷,大嫂可就更难出来了。”柳臻挑起帘子看向窗外,清新的草木之香瞬间扑了满鼻,“再说了,现在咱们已经出了城,难道还要将人送回去?我是不答应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