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世神胥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草小说网 www.sago-huma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真的是岳风吗?

  任盈盈喝了不少酒,脑子有些晕乎乎的,以为自己看错了,就赶紧揉了揉眼睛。

  是他!

  真的是岳风!

  任盈盈语气颤抖,快步走了过来:“岳风,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情难自已,泪水肆涌!

  感受到任盈盈的激动,岳风也是百感交集。半个月没见,任盈盈又消瘦了一些,惹人怜惜。看见她这样子,岳风胸口一痛,张开双手,就要拥任盈盈入怀。

  “公主!”

  就在这一瞬间,刑瑶秀眉紧锁,冲过来一下子挡在了任盈盈面前,冷冷盯着岳风:“岳风,你好大胆子,陛下早已对你发出了追捕令,你还敢擅闯皇宫,自投罗网?”

  话音落下,刑瑶玉手一翻,一把唐刀被她紧紧握在手中!滚滚的内力,从她体内聚集!

  岳风一点也不慌,笑眯眯的看着刑瑶:“那你想怎么样呢?”

  说话的同时,岳风上下打量着刑瑶。

  难得见刑瑶穿短裙啊,得好好欣赏一下。

  唰!

  岳风的目光,让刑瑶浑身不自在,脸一下子就红了,咬着嘴唇冷冷道:“你识相的话,就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岳风顿时笑了起来,一脸玩味:“哦?可是你打得过我吗?”

  “你...”听到这话,刑瑶脸色一红,说不出话来。

  “刑瑶姐姐!”

  见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任盈盈缓过神,赶紧拉着刑瑶的衣袖,撒娇一样的求请道:“你不要和岳风打了,好不好,让我们俩好好说说话,行吗?”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放下了公主的威严,眼中满是恳求。在任盈盈的心里,一直都很尊敬刑瑶。毕竟,刑瑶为天启皇室,付出了太多。

  要是换了别人,任盈盈绝对不会这么客气。

  呼!

  刑瑶轻舒口气,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我提前声明一下,你们在这里说话可以,岳风决不能带你走!”

  在刑瑶心里,让岳风和任盈盈见面说话,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这...”

  听到这话,任盈盈一脸苦涩,自己日思夜盼,就是要和岳风离开皇宫,若是不能实现,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没等她开口,岳风笑了笑,向前一步,直视着刑瑶:“刑瑶,我要带盈盈走,只怕你拦不住。”

  “是吗?”

  刑瑶被激起了怒火,精致的脸上,满是寒霜:“你真要如此的话,咱们就试试看。”

  说话的同时,刑瑶暗暗催动内力,伺机待发。

  气氛,瞬间有些压抑起来,空气中都仿佛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儿。

  “岳风,刑瑶姐姐..”

  看到这一幕,任盈盈急得直跺脚:“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看在我的面子,你们不要打,好嘛?”

  说着,任盈盈咬着嘴唇,冲着刑瑶继续道:“刑瑶姐姐,我答应你,我今天不跟他走!”

  一个是自己敬爱的女战神,一个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实在不想看到他们兵刃相向。

  “盈盈!”

  听到这话,岳风顿时急了:“你为什么要答应她?”

  自己好不容易摸进来,岂能无功而返?

  更重要的,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任盈盈被困牢笼啊。

  感受到岳风的焦急,任盈盈心里很是感动,同时冲他暗暗眨了眨眼:“岳风,你别慌,咱们还有机会的。”

  任盈盈知道,单打独斗,刑瑶不是岳风的对手,但这里是皇宫啊,高手可不止刑瑶一个,一旦真的打起来,岳风不一定能把自己带走。

  所以这件事儿,只能从长计议,而眼前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刑瑶才行。

  察觉到任盈盈的眼神,岳风不在说话。

  “好!”

  刑瑶也点了点头,看着岳风道:“岳风,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有什么话,尽快和公主说,然后赶紧走。”

  说着,刑瑶收起唐刀,坐在了一旁。

  尼玛!

  这女人,还跟我谈条件?

  心里嘀咕一句,岳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刑瑶:“刑瑶,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才不让我带着公主离开?要是的话,你说一声,我不介意身边多一个女人伺候!”

  任盈盈刚才的眼神,岳风当时就领悟了,知道不能和刑瑶硬来。

  但心里太憋火了,必须调侃一下刑瑶,发泄出来才行。

  “你...”

  听到这话,刑瑶气的娇躯发颤,忍不住啐了一口:“谁看上你了,别给自己脸上贴金。”

  “岳风...”

  与此同时,任盈盈也忍不住拉了下岳风的手,脸色红红的小声道:“你少说两句吧。”

  她知道岳风是故意气刑瑶的,但这话也太不正经了。

  哈哈....

  见刑瑶羞怒无比,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岳风心里畅快了不少。

  此时岳风不再理会刑瑶,一把将任盈盈揽在怀里,问道:“这半个月,你过的好吗?”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悄悄留意刑瑶的反应。

  你非要留在这儿,怕我把任盈盈带走了,我就故意和盈盈腻在一起,看你走不走!

  “我...”

  岳风的动作,让任盈盈很是羞涩,想挣脱,却又不舍得,只好低着头轻轻道:“你说呢?我这半个月,日夜盼着你早点来找我,结果到今天你才来。”

  语气透着埋怨,但脸上却透着甜蜜的笑容。

  说起来,任盈盈不想在刑瑶面前,和岳风这么亲密,但相思的日子那么煎熬,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还管别人的看法吗?

  心想着,任盈盈放下了矜持,紧紧的抱住了岳风。

  这俩人....

  看到这一幕,刑瑶精致的脸上,顿时腾起了一丝红晕。

  岳风不正经也就罢了,公主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这一瞬间,刑瑶很是尴尬,很想转身离开寝宫。

  但转念一想,自己不能走,走了不就给岳风制造机会,带公主离开了吗?

  心想着,刑瑶暗暗咬着牙,假装什么都看不到。

  哈哈...

  还挺能忍!

  看到刑瑶的表情变化,岳风暗暗好笑。

  下一秒,岳风伸手理了理任盈盈额前的流海,然后大刺刺的坐在了软榻上,笑眯眯道:“唉,盈盈,今天不能带你走,我就陪你好好喝几杯吧。”

  这话,依旧是说给刑瑶听得。

  嗯!

  任盈盈聪明伶俐,自然明白岳风的意思,也不点破,就笑盈盈的坐了过来。

  只要能把刑瑶气走,自己就有机会和岳风离开了。

  “岳风!”

  刑瑶终于忍不住了,秀眉紧锁,娇喝道:“这是公主的寝宫,你不要太放肆,这软塌也是你有资格坐的?”

  皇宫里有很多讲究,皇帝睡的床,叫龙榻。公主睡的床,叫凤榻。岂是别人能随便坐的?

  然而!

  岳风假装听不到,抿了一口酒,冲着任盈盈笑道:“皇宫的美酒就是好喝,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喝到。”

  “你喜欢的话,就多喝几杯。”任盈盈浅浅一笑,端起酒壶,亲自给岳风斟满。同时又给自己倒满。

  这时,岳风做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就算我把皇宫的酒都喝光又能如何,三天后,比武招亲大会就要开始了,你不能成为我的女人.....”

  “又开始不正经了。”任盈盈娇嗔的白他一眼,然后端着酒杯:“就算比武招亲现在开始有如何,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男人,我记得你们地圆大陆有交杯酒的说法,来,我们来试试..”

  “好...”

  岳风笑眯眯的端起酒杯,和任盈盈喝了交杯酒。俩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

  看见俩人暧昧,旁边的刑瑶浑身不自在,将头扭到一边,眼不见为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