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蓂似乎能明白她的心情。

    她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能做的。

    花舞笑了笑:“可以呀,我不反对。”

    她确实不反对,又不是嫁给别人。

    只要是孟夏,她愿意这辈子,下辈子,都和他成亲。

    成亲的日子很快就被订了下来。

    就在七月七日。

    天都宫张灯结彩,大办宴席。

    整个天都城沸腾了。

    龙源大帝嫁女,多少人想象了几千年的。

    怎么也是大喜事一桩。

    何况龙源大帝老早就下命令,这一日整个城池的生意都可以停工,大家都可以去皇宫门口领赏。

    多少不论,随机抽取,云气好的,或许能领到千金也有可能。

    而且大开城门,迎接八方来客。

    来庆贺的主神不仅仅是这城池里的一些。

    一些其他区域的主神也都闻讯而来。

    山一样的礼品被堆满了怡兰苑,还有宫女和侍卫不停地往这边送礼。

    按规矩,新嫁娘和新郎要分两处。

    孟夏这些时候一直住在自己买的宅子里。

    直到成亲这天,他被放进了宫里。

    一大早,孟夏就看着花舞被梳妆,被穿上凤冠霞帔。

    他也早就穿好了新郎装等着了。

    吉时到。

    两个人被送到了天都宫的正鸾殿,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上首坐着的自然是龙渊和月蓂。

    来庆贺的宾客发出热烈的讨论声和恭贺声。

    龙渊的八个儿子依旧不受待见,但是不妨碍他们喜气洋洋地在人群里招待各路宾客,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与有荣焉的表情。

    仿若成亲的是他们。

    不过,他们也倒是可以高兴。

    因为龙渊有命令,公主不回来,没成亲,他们一个都不许成亲。

    所以说,他们才会这么几千年里,没见到花舞的情况,不停地给花舞物色驸马。

    万一这姐姐回来并没成亲,至少他们都给她准备了。

    花舞后来才知道,诸多事的因果在这里。

    .....

    大婚当日。

    天道甚至都送了礼物。

    满天的云霞以及一段长达几十息的梵音之声。

    听到和看到的人都如沐春风,似乎还有一些人悟到了几万年没参透的道。

    花舞彻底更名为长歌,依旧是长歌公主。

    她和孟夏这对良人被传为天赐良缘的典范,堪比曾经的龙渊和月蓂。

    一个月后。

    长歌公主的八个弟弟陆续成亲。

    据说他们早就觅得了佳偶,就等这一日了。

    一年后。

    天道下旨,需要天都城继续派出三千军收拾位面之战的残局。

    孟夏被龙渊指派担当统帅。

    神的三千军都是以一敌万都不止。

    而这个职位变相地是在为孟夏寻找上升的通道。

    拿到军工的话,他的身份和地位都会层层积累。

    私下许多人都抱怨说龙渊偏心女婿,不疼儿子。

    知情的人自然知晓这是一个父亲的爱屋及乌之心。

    女儿在外流浪了上万年,如何弥补都不为过。

    但在长歌的心里,她始终念念不忘的是花少重的因果。

    她请求龙渊,自己要和孟夏一起去。

    龙渊无法,只好答应。

    长歌和孟夏所向披靡,一路收服了诸多几乎沦陷的位面。

    这要得益于长歌一直以来在怡兰苑的修行,全灵体几乎是完美的存在。

    在无数战斗的洗礼下,她注定越来越强。

    两个人征战了三年,为天道收复不下三百个位面,而他们曾经带出去的三千天都城守卫军也变成了浩浩荡荡的三万神军。

    这在整个神的世界里,是个很可怕的数字了。

    四年后,孟夏和长歌被天道赐为一方主神。

    并且许诺了可以满足孟夏和长歌一个要求。

    孟夏没要求。

    她有的。

    长歌自然是提出了花少重的事。

    这些年,她也弄清了花少重身上所违反的规则,也知道其中的难度。

    帝渊君可不是好相与的,没有天道的口谕,他是不可能原谅花少重的。

    长歌不知道天道许诺了帝渊什么。

    总之,她的要求实现了。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她在封地万花岛见到了花少重,和携手而来的息萝。

    万花岛本不叫万花。

    是长歌特意更改的。

    对于花家来说,有一个很悠久的传说,不知道是否属实,就是说花家的最最最原始的始祖是一个花仙转世。

    有过受万花朝拜的过去。

    不管传说是否属实,花少重回来了。

    她会把他和息萝安置在万花岛上养老。

    算是了却了她这兜兜转转的轮回里一段缘分。

    如今的她,有了两对父母。

    宠爱自然是双倍的。

    至于孟夏,她倒是和他说了多少次,是否要窥探他的前尘往事,他不愿意。

    长歌也无法强求。

    位面之战还在燃烧。

    长歌却没办法随着孟夏去战场了,因为她怀孕了。

    且是一胎双生。

    孟夏自然是不同意她继续跟着。

    她就在万花岛养胎,起初是息萝带着一群人伺候她。

    得知消息的月蓂也很快赶来。

    万花岛就在千花岛隔壁。

    千花岛本来就是月蓂常年修养的地方。

    现在长歌安胎,她是紧张又不放心,故而也过来陪着。

    人家十月怀胎,长歌这一胎整整怀了三年。

    若不是知道这神与人的不同,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怀了妖物。

    折磨了她整整三年后。

    在一个阳光温热,彩霞满天,鸾凤齐鸣的日子里,她生下了一对儿女。

    或许有感应,孟夏从战场第一时间赶回。

    他现在已经是大半个神界的元帅统领了,被许多人私下里封为战神。

    权力和名誉都到达了顶峰。

    刚生过娃的长歌坐在鲜花盛开的凉亭里,喝着茶水,和月蓂息萝一起闲谈如何养孩子的事。

    孟夏划破虚空走到了她的身边。

    浑身的盔甲在阳光下闪着光芒,他的脸上是满满的担忧,看到长歌的腹部平平,他才叹息一声上前拥住她。

    生啥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他的眼里只有她。

    月留下两个相拥的两人。

    良久,长歌抬眼,看到凉亭的不远处一道红色的身影。

    熟悉到眼热。

    “你把他带来了呀!”她叹息。

    孟夏嗯了一声,松开她,转身招呼风末过来。

    风末缓慢地走到了凉亭里。

    坐下来毫不客气地自斟自饮。

    淡淡的神情仿若昨日才相见,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也无意料之中的惊喜。

    长歌嫌弃地瞪了他一眼。

    “风末,你怕不是修的无情道!”

    孟夏勾唇:“你说对了,他不仅修的是无情道,他还剥离了蠢魂,愚魂,无知魂.....”

    花舞一怔,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哪知风末抬眼淡漠道:“我如此完美,还有你什么事!拿来。”他说着伸出手。

    长歌诧异地看向他。

    “我侄子侄女的生辰八字,我要给他们取名,免得这个当爹的还以为我真的蠢了!”

    “哈哈.....”蓂悄悄地和息萝一起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皇撩夫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