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着瞧,恶魔 第一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相信吗?人生会在一瞬间从彩色变成黑白,这是他的切身经验,他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开始必须追溯到两个多月前──

    “阿昊,小诺回来了。”夏芝喜孜孜的向儿子宣布好消息。

    “谁啊?”向鸣昊的脑子不是因为刚起床而混沌,而是这个名字对他确实陌生。

    瞪了他一眼,夏芝的口气变得很沉重,“你的未婚妻。”

    经过三十秒钟的空白,他才反应过来,“喔,她去哪里?”

    “她从美国留学回来,你什么时候有空跟她出去吃饭聊天?”

    “现在我全部的心思都投注在个人服装展上面,如果问我什么时候有空,我就是一分一秒都非常宝贵,我想还是妈咪直接安排比较省事。”

    “好吧,我来安排,我看也别拖了,时间暂订这个周末,地点等我跟你美莎阿姨讨论之后再来决定。”夏芝是个行动派,速战速决绝对胜过于夜长梦多。

    对向鸣昊而言,陪女人吃饭聊天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乐趣,当然,如果对方是个美女那就更完美了,所以这一天,他以潇洒迷人的姿态赴约,他太有自信了,没想到被女人宠坏的“恶魔”也有踢到铁板的一日。

    看到秦诺心的第一眼,他非常满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真是漂亮极了,还有她长得像个可爱的小娃娃,这种小丫头太好应付了,不过他的好心情维持不到一分钟就阵亡了。

    “我要取消婚约。”秦诺心笑盈盈的,好像刚刚说的是“我们结婚吧”。

    地震吗?为什么他觉得一阵天摇地动?“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取消婚约。”这次她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清楚。

    这怎么可能?别闹了,她肯定在玩花招,为了得到他的“另眼相看”,女人总是喜欢在他面前耍一些小伎俩,可是她未免出手太重了,难道不怕弄巧成拙吗?

    “我相信你也同意小时候的婚约不用太过认真吧。”

    “我一直很认真看待我们之间的婚约。”算了,女人就是喜欢装模作样,他当然不会跟她计较,况且,如果没有她这个未婚妻当“靠山”,他说不定已经被某个女人拿刀子押进结婚礼堂了。

    “是吗?我还以为我们想法一样,小时候玩笑似的婚约怎么可以算数呢?”虽然大人还为他们准备信物交换,可是当事者根本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这当然是玩笑。

    “我对于自己许下的承诺从来不会当成玩笑。”

    “如果是因为责任感教你不能取消婚约,实在没有这个必要,我并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你真的认为我们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吗?”

    “这是当然。”

    “也许你会后悔哦!”

    “我认为错过你,我才真的会后悔。”他说起甜言蜜语还真是得心应手。

    唇角甜甜的勾起一笑,秦诺心的声音却冷冷的教人不安,“但愿三个月后,你还是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的眼神仿佛在告诉他──我们走着瞧,恶魔!

    摇了摇头,这是错觉,她怎么可能知道“恶魔”这个外号?“恶魔”这外号必须追溯到大学时期。

    四个超有男人味的帅哥──李君晔、向鸣昊、莫阎俊、邵亦彬因为西洋剑在社团相遇,从此除了上课时间,他们四个几乎形影不离的混在一起。帅哥总是引人注意,何况有着超乎同龄男孩的男人味,也不知道哪个仰慕者起了头,“男人帮”的名号渐渐受到响应遍传开来,变成他们四人组的代名词。

    不过,大概是有些仰慕者认为这还不足以形容他们的特色,于是纷纷为他们取了专属的外号──李君晔是“霸王”、向鸣昊是“恶魔”、莫阎俊是“爵爷”、邵亦彬是“冷面”。

    大学时期,大家喜欢用外号称呼他们,可是离开校园之后,除了亲近的朋友还会偶尔唤之,现在已经很少听见了,他这个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未婚妻不应该知道这个外号。

    没错,刚刚是错觉,他会娶她,虽然当初他“求婚”的对象是几个月大的小娃儿,可是毕竟出自于他的嘴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赖帐呢?向鸣昊是个花花公子,然而信守承诺对他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他的确后悔了,第一次见面后不到一个礼拜,秦诺心突然光临他的办公室,她为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奇”,别急,这还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每隔几天她就会现身一次,而她的“惊奇”当然也不曾间断过,她根本是他的恶梦。

    天啊,她到底有没有脑子?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有多么讨人厌吗?

    不对,她知道,唯有使出激烈的手段才可以衬托她有多么与众不同,这肯定是她打的如意算盘,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种行为只会让她看起来很滑稽很可笑……

    “阿昊哥哥,你要下班了吗?”秦诺心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洋装翩然而至,看起来就像个小公主,可是看在向鸣昊眼中,她是恶魔的化身。

    “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恐怕没办法陪你。”虽然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他却恨不得夺门而出,真是太可怕了,刚刚想到她,她就出现了,她有神力吗?

    “我知道你这个大设计师很忙,可是你总要吃晚餐吧。”

    “晚餐我向来偏爱少量清淡,助理会帮我准备。”

    “我去买,你想吃什么?”

    “这种小妹的工作交给助理就可以了。”她赶紧从他的眼前消失比较重要。

    “没关系,反正我很闲。”她把手上的小笼子往茶几上面一放。

    两眼一瞪,向鸣昊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竖了起来,“那是什么?”

    甜甜的一笑,她柔声说:“蜘蛛,我的新宠物。”

    双手抓紧椅子的把手,他快要休克了,“你说什么?”

    “蜘蛛,它叫八美人,你跟它打个招呼吧。”

    小鸡、兔子、锹形虫、松鼠、貂、蜜袋鼯,现在是蜘蛛,她一次又一次的“惊奇”已经教他的心脏快要负荷不了了……吸气,吐气,向鸣昊试着镇定下来。

    “你的蜜袋鼯呢?”

    “我送人了,阿昊哥哥,你过来瞧瞧我的八美人,它真的很可爱哦!”她动作俐落的从笼子里面取出蜘蛛。

    “不要……”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八美人从她的手上溜走,瞬间进入沙发底下……我的天啊,这种戏码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

    “八美人,你不要乱跑,回来,你还没有跟阿昊哥哥打招呼。”秦诺心立刻趴在地上,把头探向沙发底下,“八美人,你不要害羞,阿昊哥哥不是色狼,他不会把你吃了。”

    唇角僵硬的抽动了一下,为什么他觉得她在骂他色狼?

    “八美人,乖,不要动哦……啊!”她的一声尖叫教向鸣昊瞬间全身僵硬,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只八美人正在朝他逼近当中,果然,粉红色的娇躯开始往他的办公桌快速移动,“八美人,你要去哪里?回来,如果你不想跟阿昊哥哥打招呼,我不会勉强你。”

    双脚迅速缩到椅子上,他已经顾不得自己潇洒迷人的形象了,一想到那只八脚怪随时会扑过来,他就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如果他被那只八脚怪活活吓死,一定会成为明天报纸社会版的大笑话。

    双手合十,他第一次向上帝祷告,请救救他,如果要死,他也要死得很漂亮。

    “哈!抓到你了吧!”八美人终于又回到秦诺心的手上。

    有一道紧绷的气息从胸口往上冲出他的嘴巴,他总算安全的活下来了,原来可以顺畅的呼吸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阿昊哥哥,很抱歉,女孩子比较别扭,八美人不能跟你打招呼了。”秦诺心小心翼翼的赶紧把八美人送回笼子里。

    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向鸣昊虚弱得差一点挤不出话来,“没关系。”

    “过些日子,我和它混熟了,我再郑重的为你们两个介绍。”

    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摊烂泥,只希望她们两个最好永远不要混熟。

    “对了,阿昊哥哥想吃什么?”

    “你不用忙了,我还不饿。”经过刚刚那种惊吓,他怎么还会有胃口呢?

    “你要工作,多少要吃一点,这样好了,我去帮你买凉面。”她随即转身往外走,“你帮我看着八美人哦!”

    不会吧,她竟然把那只可怕的八脚怪丢给他……老天爷,他的人生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他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呢?

    揉着太阳穴,他的头好痛,这种折磨还要忍受多久才可以结束呢?

    真是太爆笑了……秦诺心先是咯咯咯的笑得很含蓄,可是不出三十秒,她已经抱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她太佩服自己了,现在那个家伙知道她的厉害了吧。

    “秦诺心小姐,我知道你很得意,不过请你节制一点,整间咖啡馆的人都在看你了。”洪玉琳受不了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们是好朋友,可是她永远搞不清楚好友那颗脑袋瓜藏了什么东西。

    双手捂住嘴巴,她硬生生的把刺耳的笑声堵回去,她是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可是人家有拒绝噪音骚扰的权利。

    直到笑声止住,洪玉琳忍不住问:“你那个未婚夫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你知道那个家伙的外号叫什么吗?”

    “什么?”

    “恶魔。”回台湾的第一件事,她就花了一点工夫查清楚那个家伙的底细,很巧,向鸣昊跟她大哥竟然就读同一所大学,虽然大哥比他小两届,可是关于他的传闻倒是知道不少,这是当然,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过对她来说,这种人根本是垃圾。

    干笑了几声,洪玉琳必须说句真心话,“我倒觉得你比较像恶魔。”

    不以为意,她进一步说明,“他会被称为恶魔是因为他专门伤女人的心,我个人倒觉得祸害更适合他。”

    抚着下巴,洪玉琳好奇的问:“祸害遇到恶魔,你认为赢家会落在哪一方?”

    “这还用得着问吗?”扬起下巴,她对自己很有信心,“那个家伙不想认清楚现实也不可以,他会了解接受我的提议才是明智之举。”

    “既然人家称他恶魔,我想他应该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人,你也不要把他想得太容易摆平了,你要知道,狗急了可是会跳墙。”

    “如果他有本事跳墙,我倒是很想领教一下,不过,我肯定他不会喜欢你的形容词。”说真格的,她还真期待那个花花公子采取行动反击,可是他偏偏一点作为都没有,他究竟哪里值得女人迷恋?

    叹了声气,洪玉琳实在想不明白,“他不是夏风服饰的接班人吗?人长得帅,家世背景又是上上之选,这已经是女孩子梦想的对象,你就不要要求太多了。”

    “我就是不想接受摆布。”

    “可是,这不见得不会幸福啊。”

    瞪了好友一眼,秦诺心没好气的说:“你是不是我的朋友?你干么老泼我冷水?”

    “我是务实派,而且这种方法你还能用多久?你不是找到工作要上班了吗?”

    皱着眉,她已经想到这一点了,“我也在伤脑筋,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折磨那个花花公子了,看样子我得使出狠招了。”

    不可否认,她一开始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出乎意料,他比她想像的还要难缠麻烦,往常她只要一只小鸡就可以把男孩子吓得退避三舍,他竟然能够容忍她瞎搞这么久。是啊,既然他可以得到“恶魔”的封号,当然不是个简单人物。

    “你已经够狠了。”洪玉琳忍不住说公道话。

    “我都还没有拿毒蛇吓他,下手还算很轻。”如果不是因为养毒蛇太夸张了,一看就知道不符合常理,她早就这么干了。

    全身寒毛一竖,洪玉琳很不安的问:“难道你真的要拿毒蛇吓他吗?”

    “虽然很想,可是万一出了事,那是会吃上官司,我还不至于冒这种风险。”

    松了一口气,洪玉琳轻拍着胸口,“太好了,你还没有失去理智。”

    贼溜溜的一笑,她不怀好意的说:“这一次我要给他来点不一样的游戏。”

    “秦诺心,凡事适可而止。”

    “如果他吃不消,就乖乖投降啊。”

    “你有没有想过?说不定他是真心想跟你结婚。”

    “我不是个爱作梦的小女孩,如果他想跟我结婚,那肯定是出于无奈。”

    “假设事情真的如你所言,他有不得已的原因必须跟你结婚,那么不管你如何胡搞瞎搞,他都没办法取消婚约啊。”

    “不管是什么原因,一旦他的忍耐到了极限,他还是要投降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不管怎么说,你母亲和他母亲是结拜姊妹,你可不要玩过头失了分寸,这会教你妈很难做人。”

    “我是那种不知道分寸的人吗?”

    “这得看你大小姐的心情。”

    略微一顿,秦诺心天真无邪的眨了眨眼睛,“我是这样子吗?”

    “你是。”见好友撇了撇嘴,洪玉琳摆了摆手不想为了这种事争论不休,“这是你的事,我管不着,总而言之,真正聪明的人要追求的是双赢,你可不要搞到后来全盘皆输。”

    做了一个鬼脸,她不当一回事的应道:“我知道啦。”

    唉!洪玉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她又能如何?“对了,我昨天接到小遥的电话,她想开同学会,你会参加吗?”小遥是她们大学同学。

    “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然我绝不会错过跟老同学聚会的机会。”

    “我知道了,我会请小遥尽快敲定时间,方便你把时间空出来。”

    点了点头,秦诺心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每个月至少在莫阎俊拥有的俱乐部聚餐一次,这是他们“男人帮”维系友谊的方式,向鸣昊一向很享受这样的聚会,可是最近他老是想临阵脱逃,因为面对三位好友的刺探,他觉得自己的秘密快藏不住了。

    清了清嗓子,向鸣昊努力维持他潇洒迷人的笑容,“你们干么盯着我看?”

    抚着下巴,李君晔的神情显得很凝重,“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很忙,可是你的气色未免太差了吧。”

    “这是我第一次摆脱我老妈的庇护独立举办服装展,我不但忙得快喘不过气来了,而且压力很大,这种情况下气色怎么会好?”

    “这样子吗?”李君晔的表情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词。

    “两眼无神,睡眠严重不足哦。”莫阎俊评论道。

    “如果每天晚上烦得辗转难眠,睡眠怎么会充足呢?”邵亦彬犀利的眼神教人好想躲起来。

    “呃,因为这阵子太忙了,严重缺乏女人滋润,所以我的气色才会这么糟糕,你们不要想太多了。”这有一部份是事实,秦诺心这么一乱,他当然没什么心情跟女人约会……不行,他要振作一点,怎么可以让那个丫头坏了他的生活步调?

    “我只是觉得你气色不好,我有想太多了吗?”李君晔一脸无辜的眨眼睛。

    “没有,”莫阎俊接着附和,“我什么都没想,我只是闻到很有趣的味道。”

    “我这个人不喜欢浪费心思想东想西。”邵亦彬的确是一个很实际的人。

    “工作忙完了,生活作息恢复正常,我又开始约会,气色自然会转好。”向鸣昊还是不死心的自顾自的继续辩解。

    这一次他们三个都不作声,同时露出很诡异的笑容。

    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他皱着眉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你们说,恶魔是不是沦陷了?”李君晔完全无视于当事者的存在。

    两眼一亮,莫阎俊的口气好像事情真的发生了,“如果恶魔沦陷了,那可是世纪大新闻。”

    “你们放心,恶魔不会那么容易沦陷。”邵亦彬不客气的泼他们两个冷水。

    “这倒是,恶魔最重视的就是面子了。”莫阎俊点头同意。

    “男人的颜面固然重要,可是太看重了会尝到苦头哦!”李君晔完全是过来人的经验。

    “我发现你最近真的很爱诅咒我。”向鸣昊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你怕什么,你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吗?”

    “呃,当然,可是,老是听你说些有的没有的,这种感觉总是很不舒服。”

    冷哼了一声,李君晔越来越相信他这些日子的观察结果,“上次聚会的时候我就说要发生大地震了,看样子错不了了。”

    “不会发生大地震。”这句话倒像是在对他自己说。

    “可是,你的口气怎么听起来一点把握都没有?”

    “你这个家伙最近变得很啰唆哦!”

    “是是是,我不说就是了,我可不想挨揍哦!”

    “我可不是你,我才不会动粗。”

    举起手,莫阎俊赶紧喊停,“我知道夏天到了,大家的火气都很大,可是犯不着为了一点小事跟好兄弟闹不愉快吧。”

    “对不起,最近我真的累坏了。”向鸣昊知道自己太大惊小怪了,没想到秦诺心带给他的焦躁感比想像中的还要严重。

    “我们去游泳吧。”邵亦彬提议道。

    “这种天气泡在水里最舒服了。”李君晔率先响应,“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继续坐在这里,难保降温的火气不会又往上飙升,莫阎俊和向鸣昊耸耸肩表示没有意见,四个人于是起身离开餐厅转往游泳池。

    虽然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秦诺心,可是面对她的邀约,向鸣昊实在不方便拒绝,既然他们相约的地点是西餐厅,她不至于放任她的宠物到处乱跑,这应该可以保证他的安全,他可以潇洒的赴约,可惜没有人提醒他,女人很善变,戏码说变就变,教人一点准备也没有。

    “鸣……”秦诺心哭得好伤心,没有人会相信她现在的眼泪是假的。

    “你在哭什么?”这还是向鸣昊第一次对女人的眼泪如此无助,他还以为这个丫头是没血没泪的恶魔……这怎么听起来好像在说他自己?

    吸了吸鼻子,她好难过的说:“我不小心把八美人压死了。”

    “什么?”他差一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我们两个本来在玩,后来有人打电话给我,我忙着聊天忘了它还在床上活动筋骨,然后就不小心把它压死了。”

    单是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快要昏倒了,这个丫头真的是恶魔!

    “我再也不要养蜘蛛了。”

    很好,他真高兴可以从她嘴巴听到这样的好消息。

    “我决定养臭鼬。”

    怔了一下,他惊愕的瞪大眼睛,“什么东西?”

    “就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从肛门腺分泌臭液的臭鼬。”

    抱着胸口,向鸣昊觉得自己快要休克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话从嘴里吐出来,“有人养臭鼬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觉得臭鼬很聪明,我想它不会笨得被我压死吧。”其实就她所知,台湾根本没有臭鼬,最重要的是她在朋友的店里也找不到那种动物租借。

    “它不会被你压死,但是你会被它臭死。”手指压着太阳穴,他觉得脑袋瓜快要爆炸了,恶魔还不足以形容这个女人的可怕,她根本是怪物。

    “我家的空气很流通,而且我还会帮它喷香水。”

    “我怕喷再多的香水也没用。”

    “我会跟它建立良好的关系,它就不会对我分泌臭液。”

    放弃了,这个丫头肯定脑子有问题,他完全没办法跟她沟通。

    “阿昊哥哥,你陪我去一趟宠物店好不好?”

    全身寒毛一竖,他惶恐的摇着头,“很抱歉,我有一大堆工作要忙,我没办法陪你去宠物店。”

    沉默了下来,秦诺心的表情变得很哀愁。

    见状,他突然有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呃,现在我真的不太方便,过些日子等我手边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再陪你去宠物店。”天啊,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他是嫌日子过得还不够可怕吗?

    半晌,她一脸严肃的问:“阿昊哥哥,你认为我们两个有未来吗?你看到我好像不太开心。”

    “我,怎么会呢?”她老是为他带来那种教人吃不消的惊奇,他怎么开心得起来?他真的从来没有碰过像她这么令人无福消受的女孩子。

    “我真心希望阿昊哥哥可以得到幸福。”没有人会怀疑她是真心诚意,这是她取信对面那个家伙的必要手段,以便达成自己的目的,“阿昊哥哥,我很担心自己没办法给你幸福,如果哪天你有了取消婚约的念头,我不会反对。”

    “呃,你别想太多了。”他差一点忍不住说──好,我们取消婚约吧。

    “阿昊,亲爱的……”娇嗲的女声硬生生的结束他们的对话,一道性感的火红身影朝向鸣昊走过来,“我想死你了,这阵子你跑去哪里了?”

    立刻起身,向鸣昊热情的迎上前跟对方拥抱,“小甜心,真是抱歉,这阵子工作太忙了,我每天睡不到三个小时,你应该已经听说我要举办个人服装展吧。”

    “这个消息两三个月前早就传开来了,大家都很期待你这个服装界闪亮新星的个人服装展。”

    “这是不是表示你会来参加?”他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秦诺心一眼,她眼中看不到嫉妒的光芒,反而闪烁着好像收到大礼物似的光采,他的心里顿时生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是当然,我绝不会错过这种时尚飨宴……咦?这位小妹妹是谁?”这位妖艳的“小甜心”终于注意到秦诺心了。

    “我是他的未婚妻。”秦诺心笑得无比甜美。

    微微一怔,“小甜心”的目光转为批评,“原来是你啊。”

    “请多指教。”她依然天真无邪得好像一点也察觉不到对方的敌意,看样子向鸣昊并没有隐瞒自己有婚约在身。

    也许是秦诺心挑不起她的斗志,“小甜心”一点浪费心思在她身上的兴趣也没有,视线马上转回向鸣昊身上,“阿昊,我等你的邀请函哦!”

    “我的第一张邀请函一定会寄给你。”

    “小甜心”闻言立刻笑得花枝乱颤,她娇嗔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这个家伙真是讨厌死了。”

    “我知道,我们再联络吧。”

    “OK,你可别让我等太久了,拜了!”“小甜心”送上一个飞吻便转身走人。

    回到座位,向鸣昊熟练的解释,“那位小姐是一位认识多年的好朋友……”

    “你能够有这样的好朋友真好。”她的口气充满了羡慕。

    脑子一时之间短路了,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以后我也要多结交这种好朋友。”

    他还是搭不上话,她所谓的这种好朋友是哪一种好朋友?

    “阿昊哥哥,既然你很忙,我就不要打扰你了,我会自己去宠物店。”

    虽然松了一口气,他还是习惯性的装模作样一下,“你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去宠物店吗?”

    摇了摇头,她非常柔顺的说:“不用了,男人应该把工作摆在第一位。”

    好奇怪,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他突然有一个想法──这个丫头又找到新把戏伺候他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