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着瞧,恶魔 第四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昨晚玩到十二点才回家,秦诺心相信向鸣昊今天不会再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可是没想到他一早就找上门,而且他还记得她爱吃烧饼油条配豆浆,因此他们特地来享受美味的永和豆浆,接着在附近的公园放风筝,累了,两个人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真糟糕,我出门的时候忘了擦防晒乳液,晒一个早上下来我一定会变成小黑人。”秦诺心懊恼的嘟着嘴巴。

    “你变成小黑人应该很可爱。”向鸣昊笑盈盈的安慰。

    斜睨了他一眼,她酸溜溜的道:“虽然甜言蜜语对你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我不喜欢违心之论。”她不喜欢的是心里头那种甜甜的感觉,这个家伙的言行举止越来越容易左右她的心情,这实在令人不安。

    “天地良心,这是真心话。”

    冷哼了一声,她决定闭上嘴巴不回应他。

    虽然知道他不可能一下就扭转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可是她的反应还是教他觉得闷闷的。

    为了不破坏他们之间和乐融融的气氛,向鸣昊转移话题,“下午我带你去俱乐部游泳,晚上我们就在那里用餐。”

    “我下午有约了。”虽然太阳很大,但是她觉得好舒服,睡意在阳光的催化下侵入意识,眼睛忍不住就闭了起来。

    倏然坐起身,他不悦的转头瞪着她,“你跟谁有约?”

    “朋友啊。”

    “女的还是男的?”

    “女的……”秦诺心突然意识到他的问题很多,她睁开带着睡意的双眸瞪着他,“真是奇怪,你问这个干么?”

    “我不能问吗?”

    顿了一下,她实在找不到理由阻止他发问。

    “你应该把假日的时间留给我。”

    “为什么?”这是一种本能的反问,可是被质问的人却是越听越火。

    “我是你的未婚夫。”

    皱了皱眉头,她真的搞不清楚状况,“你干么那么生气?”

    怔住了,他干么生那么大的气?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他觉得自己被她冷落了,这种滋味让他非常不舒服……他是怎么了?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如此对待他吗?

    “如果你不担心皱纹会毁了你那张完美无缺的俊脸,你就尽管生气吧。”

    阴霾顿时一扫而空,他两眼闪闪发亮的看着她,“没想到你也觉得我很帅。”

    秦诺心觉得两颊热呼呼的,她大概脸红了,这明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她却有一种被他偷窥到内心的慌乱感。

    眼睛再度闭上,她一副不以为然的道:“无聊。”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向鸣昊愉悦的心情,“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脸是上帝的杰作,可是听你用完美无缺来形容,我还是很开心。”

    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她想假寐的目的又破灭了,“自恋狂。”

    “你不认为我有自恋的本钱吗?”

    “我承认,可是太自恋了很惹人厌哦!”

    “我会惹人讨厌吗?”

    “这……你问自己啊。”这个家伙明明很讨人厌,她干么变得那么迟疑?

    “虽然我有自恋的倾向,可是我温柔体贴、潇洒风趣,当然不会惹人厌。”

    摇了摇头,秦诺心看着他的表情摆明他无药可救了。

    “你不同意?”

    “我没意见,本来嘛,自己的看法比较重要,别人怎么说都不重要。”

    “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未婚妻。”

    侧过身子背对着他,她懒洋洋的说:“不好意思,我对于评论别人没兴趣,我要小睡一下。”

    “你不怕晒成小黑人吗?”

    “回家再漂白回来就好了。”

    漂白?他很迷惑的皱眉,可是还来不及提出问题,他就发现她的呼吸已经呈现进入睡眠状态的规律起伏,昨天他们玩到那么晚,今天又一大早就出门了,她当然累坏了。

    不过,他还真佩服她,竟然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安然入睡,真是的,她就不担心有人会对她意图不轨……天啊,他的脑子是不是秀逗了?他怎么可能对这个丫头产生那种邪念?

    细致的柳眉、紧闭的双眸、直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柔白的脖子、若隐若现的双峰……咽了口口水,他连忙转头直视正前方,他真的不太正常,他竟然觉得全身热血沸腾!双手合十,老天保佑,他百分之百中邪了!

    来个深呼吸,冷静下来,他大概是被天气热得头昏眼花,什么事都没有改变,当然,这也表示他离目标还有一大段需要努力的空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这肯定是天气造成的焦虑感在作祟,没错!

    打量了好友一番,洪玉琳得到了一个结论,“看你的气色很不赖,你把那个花花公子甩掉了吧。”

    “没有。”连抬一下头都懒惰,秦诺心专心的进攻她前面的红豆刨冰,炎炎夏日来一碗刨冰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没有?”这可不是她预期的答案,她有没有听错?

    “对啊,没有。”秦诺心的回答真像个机器人。

    “大小姐,你不要吃了,为什么没有?你把话说清楚啊。”洪玉琳干脆夺下她手中的汤匙。

    没办法了,她只好认真回答问题,“他对那些照片提出了一套很圆满的解释,至少对我妈来说是一个很满意的解释,还有,他真心诚意在我老妈面前为自己过去的恶行忏悔,我老妈完全站在他那一边,婚约当然解除不了。”

    “这样很好啊。”洪玉琳就是不赞成她错过这么正点的男人。

    瞪了好友一眼,她没好气的道:“这种进退不得的情况一点也不好。”

    “那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甩掉他。”

    “你已经花了那么多心思,结果还是在原地踏步,我看你就认了。”

    “你不要泼我冷水,你不知道一夕之间有可能风云变色吗?走着瞧吧。”

    “算了,不管这件事情了,同学会的时间订在下个礼拜六下午五点,因为还没有订好餐厅的位子,地点前一天再来确认,小遥说欢迎大家携伴参加。”

    “老同学难得聚在一起,为什么要携伴参加?”

    “我猜大概是有人想趁机炫耀男朋友,所以提议携伴参加。”

    “真是无聊透了。”

    “你可以带你未婚夫出席,这么一来,那些人大概没兴趣炫耀男朋友了。”

    “你别闹了,我恨不得跟那个花花公子划清界线。”

    “仅些次下不为例,你这是在解救我这种没有男朋友的人。”

    “你去租个牛郎陪你参加同学会不是更好吗?”

    “秦诺心,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厚!她翻了一个白眼,“最近怎么大家都那么爱生气?”

    “如果你不要说这种惹人生气的话,谁会喜欢生气。”

    “你不觉得我的建议比较有效吗?”见好友还是臭着一张脸,她只好识相的把话题转开,“好啦,有些人就是喜欢招摇炫耀,你何必在乎那些小家子气的人?”

    “难道我会不清楚那些人的心态吗?可是,我就是不爽嘛!”

    “我看你还是赶快找个男朋友,你就不会那么在意别人了。”

    叹了声气,洪玉琳很无奈的说:“好男人都死会了。”

    “那就退而求其次啊。”

    “我教你接受那个花花公子,你愿意吗?”

    撇了撇嘴,她根本用不着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答案很清楚──不愿意。

    “你有自己的标准,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标准,我可不想为了找男朋友就委屈自己。”

    这可是她第一次对好友竖起大拇指,“不错嘛,很有原则哦!”

    “你以为别人都没有原则吗?”

    “我没这个意思。”

    摆了摆手,洪玉琳很慷慨的说:“我不跟你计较了,那天记得穿漂亮一点。”

    “为什么?”

    “我们已经没有携伴参加了,至少外表上不能被人家比下去啊。”

    虽然觉得这种行为实在幼稚,不过,她可不想再泄好友的气,于是点头道:“是是是,我保证会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样。”

    “拜托,什么小公主,你应该打扮成性感的美女。”

    唇角抽动了一下,她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有可能变成性感的美女吗?”

    “呃……好吧,这的确有点困难,不过总而一言之,你就是要穿得性感一点,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打扮,我可以过去帮你打点。”

    “不用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要我展露美丽的身材嘛。”

    吹了一声口哨,洪玉琳竖起大拇指,“正中下怀。”

    “好啦,我会尽量把自己的身材秀出来。”

    “太好了,这么一来绝对可以把那几个女人的气势压下去。”

    无奈的一叹,她到底是要去参加同学会,还是选美大赛?真是的,为什么女人总是喜欢在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明争暗斗呢?

    虽然秦诺心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养成习惯,可是下了班走出办公大楼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猜想他今天是否会出现,真是糟糕,不过短短一个礼拜,她已经被他偶尔接她下班的举动教坏了。

    左右来回一再确定没有向鸣昊的身影,秦诺心才落寞的转往捷运站的方向移动脚步,奇怪的家伙,平日不辞辛劳的跑来这里,今天是小周末他反倒消声匿迹。

    “你要去哪里?你不是在找我吗?”向鸣昊从背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转身瞪着他,她生气的道:“你干么躲在背后偷偷吓人?”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这根本是惊吓,而且我说过不喜欢惊喜。”

    “我不相信你是那种胆小缺乏好奇心的人。”

    “你又知道了喔,以后别玩这种无聊的把戏。”没错,她这个人最喜欢惊喜了,好玩嘛,要不然平淡的日子有什么乐趣,但她就是不想顺了他。

    “是,下次不敢了,不过,你是不是很高兴见到我?”他倾身把脸凑过去。

    “我……因为你的关系,我又有美食可以享受了,我当然高兴。”她不自在的撇开头。

    见状,他忍不住愉悦的唇角上扬,不过,他并没有穷追猛打的逼她承认,转而道:“我们现在可以去用晚餐了吗?”

    点了点头,秦诺心随着向鸣昊来到一家西餐厅,两人享受过美食后,他才道出今天晚上见她的主要目的,“我想邀请你参加我明天下午三点举办的个人服装展,地点在华杰媒体总公司的宴会厅。”

    “明天下午三点……对不起,我恐怕没办法参加,我刚好有个大学同学会。”

    这个答案完全在向鸣昊的意料外,他为了是否要邀请她可是经过了一番挣扎,因为他有一大堆红粉知己会应邀出席,可是这是一个掳获她芳心的好机会,为了尽快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只好邀请她,结果……

    “我的第一次个人服装展应该比你的同学会重要吧。”他不悦的道。

    “我已经答应参加这次的同学会,我不能黄牛。”

    “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应该比你的同学来得重要吧。”

    “同学会可能好几年才有机会举办一次,我不想错过这次跟老同学相聚的机会。”

    “你不觉得这样子对我很愧疚吗?”老实说,向鸣昊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越来越生气,她的立场并没有错,可是,他就是无法忍受她把他排在后面的感觉,他希望她凡事先想到他……他是怎么了?为何如此在意她对他的重视程度?

    “真好笑,这怎么可以怪我?我又没有故意让这两件事情碰在一起。”

    “这是我第一次举办个人服装展,这次的成败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我会影响到服装展的成败,我一定会想办法参加。”

    嘴巴一闭,他郁闷的瞪着她,这个可恶的丫头,她至少表现出一点愧疚感嘛。

    “你真像个小孩子。”秦诺心觉得他的反应很好笑。

    “我送你回家了。”现在他是在跟自己呕气,为什么他要因为她拒绝出席他的服装展就把自己搞得那么不愉快?

    她默默的拿起皮包跟他结帐离开,真的搞不懂,他干么为了这点小事臭着一张脸?说什么女人很情绪化,她觉得男人更莫名其妙。

    这是一个无聊的同学会,秦诺心一逮到机会就藉口上洗手间溜出去喘口气,好友说对了,今晚的同学会已经沦为某些人为了炫耀男朋友而举办,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她宁可去参加向鸣昊的个人服装展。

    “你是不是也觉得今天的同学会很无聊?”李云生悄悄的来到她的身边,他从大一就向秦诺心表明爱慕之心,可是佳人有婚约在身,他也只能跟她当好朋友。

    转头看着他,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是啊,真是无聊透了。”

    “你一回到台湾,我就听到你的消息了,原本我想打电话给你,可是又担心造成你的困扰,最近好吗?”

    “普普通通,工作、生活,日子不就是这样子吗?”

    顿了一下,李云生故作随口一问:“今天你怎么没有携伴参加?”

    “我想不到可以带来参加同学会的伴。”

    “你的未婚夫呢?”他的口气变得小心翼翼。

    “他对这种聚会没有什么兴趣。”这种事不用问也知道。

    “我什么时候会听到你结婚的消息?”

    “我才二十四岁,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你的未婚夫不急吗?”

    “他的想法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尽早把你娶回家。”

    即使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她也假装不懂,“真是谢谢你的爱护。”

    “对了,他们说待会儿要去KTV续摊,你要去吗?”

    “好啊,我好久没唱歌了,可是我对最近流行的新歌一点概念也没有。”

    “没关系,你只要跟着大伙儿唱就会了。”

    这个时候,秦诺心瞥见一群非常时髦的俊男美女走进饭店,也许是因为他们太引人注意了,她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到他们身上,而她第一眼就看到那个高大俊逸的身影,那一刹那,她好像被电到似的完全无法动弹。

    虽然她知道他很帅,可是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一如璀璨耀眼的钻石,他的光芒是其他宝石无法夺走的,瞧,他身边那些俊男美女没有一个人可以挡住他的光采。

    仿佛意识到她的注视,向鸣昊突然抬起头望向二楼她所在的方向,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会,显然很讶异会在这里看到她,他微微怔了一下,但当他发现她身边的男人,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认识的朋友吗?”李云生已经注意到她的视线了。

    “嗯。”他不是办个人服装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需要过去打招呼吗?”

    “无所谓。”他连挥个手都没有,为什么她要过去打招呼?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李云生还是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气氛,他忍不住好奇的窥探,“普通朋友吗?”

    “不重要的朋友。”她越想越生气,那个家伙干么一看到她就摆臭脸?

    “喂,大家都在找你们两个了。”同学会举办人小遥从日本料理厅走出来对他们两个挥挥手。

    “我们进去吧。”她快步走了进去,好像要逃离某个灾难现场似的。

    匆匆瞥了一眼那个已经定进饭店贵宾室的俊伟身影,李云生赶紧提起脚步跟了进去。

    虽然努力强打精神,可是秦诺心还是没办法控制睡意的频打哈欠,一个晚上辗转难眠,一太早好友又找上门,难怪她困得要命。

    “我的大小坦,你摸完了没有?”洪玉琳看着好友进浴室刷牙洗脸,还有洗头发,再等候她小姐擦拭保养品,然后把头发吹干,她也快睡着了。

    “我还没吃早餐。”她无精打采的道。

    “我去帮你把早餐端进来。”

    “我爸妈应该出去了,你找不到我的早餐,我们去饭厅。”来到饭厅,她从冰箱取出鲜奶倒进玻璃杯,“昨天玩到那么晚,你怎么还有力气一大早跑来我家?”

    “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你只喝一杯鲜奶就够了吗?”

    点了点头,她喝完鲜奶才拉了椅子坐下,“什么重要的事?”

    “昨天你和李云生一起消失,你们两个跑去哪里?”

    “我哪有跟他一起消失?同学会太闷了,他跟我一样出去透气就碰到了。”

    “你有没有听到你们两个的传闻?”

    顿了一下,秦诺心觉得很困惑,“我们两个有什么传闻?”

    “他还没有放弃你,他好像有意跟你未婚夫一较高下。”

    一个冷笑,她嗤之以鼻,“这是哪个家伙放出来的谣言?李云生是我见过最有风度的男孩子,他不会干这种事,而且,他不是有个女朋友吗?”

    “他要去当兵的时候就跟那个女朋友分手了。”

    “兵变吗?”

    “不是,他去当兵前就主动向人家提出分手了。”

    “他倒是很体贴,当兵的时候变数很多,所以先主动提分手。”

    翻了一个白眼,洪玉琳不相信她的脑子这么简单,“这种事有可能吗?当然是他对人家已经没有一丝丝眷恋。”

    “这样啊。”事不关己,她根本不在乎。

    “你知道他为什么跟他女朋友分手吗?”

    唇角抽动了一下,她开玩笑的道:“总不会是因为我的关系吧。”

    “宾果!”

    别闹了,她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教人听见了不好。”

    “李云生喜欢你的事情,大伙儿早就知道了,根据可靠的消息指出,因为你有未婚夫了,他只能暂时打退堂鼓,可是那种小时候的婚约总是不太实在,而且大家从来没看过你未婚夫,他心里难免会对你心存期待。”

    “我想这一定是误解,因为我们两个是很谈得来的好朋友,旁边的人才会胡思乱想产生那种错觉。”

    “你没有注意到同学会的时候,李云生一直在看你吗?”洪玉琳真想拿棍子敲一下秦诺心的脑袋瓜,这个女人平时聪明灵巧,怎么这个时候笨得让人想尖叫?

    “我们在用餐的时候,他只是笑笑的跟我点头,都没有过来跟我打招呼。”如果不是同学会太无聊了,他们两个说不定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因为他不想表现得太明显,你的婚约又没有解除。”

    “好吧,就算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回事,那又怎样?”

    洪玉琳怔怔的张着嘴巴不知如何回答。

    “你是不是太无聊了?你就为了这种事情特地跑来我家吗?”秦诺心很不雅观的伸着懒腰打哈欠,“饶了我吧,我好想睡觉。”

    “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有异性缘呢?”

    “我自己也觉得很疑惑。”

    抚着下巴,洪玉琳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我看八成是你身上的电力特别强。”

    “那你最好跟我保持距离,免得被我电到。”

    “你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他真的什么都没说吗?”

    “没有。”站起身,她决定下逐客令了,“不好意思,我现在超想睡觉,今天恕不招待了。”

    “好啦,改天你有精神,我们再慢慢聊,那我先走了。”

    送走了好友,秦诺心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天晚上在饭店“巧遇”向鸣昊之后,她就觉得心神很不安宁,这就是她一整个晚上睡不着的原因。真是讨厌,那个家伙为什么一直在她的脑海里面徘徊呢?

    敲了敲脑袋瓜,她一定要把那个家伙逐出脑子,加油!

    “那个家伙的服装展不是很成功吗?”李君晔的口气好像向鸣昊不在场似的。

    “何止成功,而且风光,几乎所有的名服装设计师都出席了。”莫阎俊是他们三个当中唯一参与昨天那场时尚盛会的人。

    “那他干么闷闷不乐?”

    “我不知道,我昨天看他一直笑哈哈的阖不拢嘴。”

    “那可是他的服装展,他总不能臭着一张脸吧。”邵亦彬很实际的指出,“况且,他只要看到美女就会心情愉快,服装展上到处都是美女,他怎么可能不开心?除非哪个家伙刻意去惹毛他,坏了他的好心情。”

    瞥了向鸣昊一眼,李君晔若有所思的一笑,“老实说,这个家伙最有修养了,谁有本事惹毛他?”虽然那个家伙的修养是基于想维持潇洒迷人的形象,不过恶魔的好风度确实教人竖起大拇指。

    “是啊,他的好修养连我都甘拜下风。”莫阎俊同意的点头道。

    “每个人都有命中注定的克星。”

    咦?李君晔和莫阎俊同时稀奇的挑了挑眉,冷面王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说错了吗?”邵亦彬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话有多奇怪。

    “没有。”李君晔笑着摇摇头。

    “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有一句话这么说,一物克一物,我想每个人应该都会有克星吧。”

    “你们说够了没?”向鸣昊终于出声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郁闷,他只要一想到秦诺心跟那个男的站在一起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说什么参加同学会,她根本是去跟别的男人幽会,看看她穿成那副德行,简直是伤风败俗,难道少露一点会让她变得不像女人吗?还有,同学会有必要搞得像参加宴会吗?

    “我还以为你变成哑巴了。”李君晔嘲弄道。

    “我、我喉咙不舒服,不想说话,可是你们太吵了。”

    “真好笑,平时最聒噪的人竟然嫌别人吵。”

    “好啦,这个没有什么好翠的。”莫阎俊可不希望他们两个不小心擦枪走火吵起来,“我们今天聚会的目的是要恭喜阿昊的个人服装展顺利落幕。”

    邵亦彬点头表示同意,随即一问:“阿昊,我们三个准备送你一份贺礼,原本是打算我们自己决定,可是想想还是问你的意思,你想要什么?”

    “不必了,我什么都不缺,你们有这份心就够了。”

    “这是我们的心意,你不可以拒绝。”

    想了想,他点头道:“好吧,那就陪我去夜市好了。”

    “夜市?”他们三个同时瞪大眼睛。

    “夜市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

    你看我,我看你,莫阎俊代表他们三个提出问题,“为什么想去夜市?”

    “我不是说了,那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你们只要见识过一次就会爱上它。”他闷得快要抓狂了,他想去夜市应该可以抒解这种心情,可是,他又不能找秦诺心陪他去,当然只有找他们几个好兄弟了。

    又是你看我,我看你,他们自己坚持送贺礼,那也只能点头了,“好吧,我们陪你去夜市。”

    可是几个小时之后,向鸣昊发现一件事情,虽然是相同的地方,但是身边的人不一样,结果也会不一样……他不喜欢这种感觉,秦诺心对他的影响好像快失去控制了,如果他再不当心一点,他这个挖陷阱的人反而会自己掉进陷阱里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