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龙王子-1℃ 第一章 野丫头文妮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川户大学东区教学楼入口处,稀稀落落地站了几个老实巴交的学生,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私语着什么,还有的仰着脖子望着天,不知道在瞎想些什么。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比较安静的时候,会有一个疯丫头突然推开入口处的大门,像被狼追了似的叽哇乱叫地闯了进来。

    实际上,当所有人被推门发出的哐啷声吓了一跳时,都亲眼目睹了这样一个女孩子就是这么冲进来。

    这的确就在一瞬间发生,惊得所有人都扭头向她望过来。

    这女孩子眉目清秀,扎着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一脸的紧张,但无论如何每个人都还能从她的神态中看出一点狡黠和顽皮。

    是的,文妮就是这样一个调皮捣蛋、浑身充斥着野性的女孩子。因为被几个死缠烂打的债主追得要死要活,她没办法,只好大呼小叫地冲进了川户大学。

    整个情景实在令人感到极度震惊,像赶上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似的,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会这么去想。

    文妮一推开川户大学东区入口处的大门,就举着双手、脚步凌乱、东倒西歪、撞了这个碰了那个地跑了进来,惹得几个被撞着的学生不断发出抱怨声来。她嘴巴也不闲着,整个人儿发出的尖叫声弄得周围其他的学生们都像突然看见了外星人似的盯着她。

    文妮急匆匆地跑着,忽然开始觉得有点滑稽可笑,忍不住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起来。那一群追债的家伙,也不甘示弱,紧跟着推开川户大学东区的大门冲了进来。

    几个粗壮的家伙一冲进来,忽然一愣,只见学校里边四处都是人,而且年龄段和模样都跟文妮那臭丫头相仿,一时间倒没发现文妮在哪里,急得直跺脚,嘴巴上骂骂咧咧的。

    忽然,一个人惊叫了一声。

    “看,那死丫头往楼道那边跑了啊,快追!”

    那惊叫的家伙长了一对粗重的眉毛,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像两条毛毛虫卧在那里似的。他这么一喊,这伙人都转头看也不看地向楼道那边冲了过去。

    粗眉毛跑得最快,一直遥遥领先,后边的几个人本来刚才就已经累得够戗,现在又疯了似的冲上去,已经开始变得连呼带喘,不过,为了要回他们的钱,他们还是不得不拼命去追这个叫文妮的野丫头,她爸爸欠他们的钱实在不少,决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粗眉毛大声喝斥着,脚步越来越快,文妮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就算她再怎么野,也绝对不会是男人们的对手。

    只刚跑上楼道不远时,粗眉毛等人几乎已经追了上来,离文妮越来越近,这多少让正嘻嘻哈哈在前面跑着的文妮紧张了起来。

    文妮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张望着,忽然惊叫一声,只见粗眉毛这家伙居然跑得越来越快,手伸得老长,直接向自己抓了过来。

    文妮咬了一下牙,一声不响地又加快了脚步,将粗眉毛稍微甩出了点距离。忽然见前面的栏杆上趴着一个女的,好像正在看着什么风景,神情很专注的模样。

    文妮咧了咧嘴,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当她整个人儿掠过那女的身后时,猛地一伸手,照着那女人浑圆的屁股就狠狠地捏了一下。

    那女的本来正在聚精会神地望着远处的物事,冷不丁地被人摸了一下屁股,吓得发出一声尖叫,猛地一转头,正好看见粗眉毛那家伙追到她身后。

    本来粗眉毛正卖力追着,不曾想刚跑到这里,一个女人猛地一转身,发出一声爆炸似的叫声,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愣了一下,停下脚步,怔怔地盯着那女的,不知道这女的尖叫什么,怎么跟见了鬼似的。

    这个女的满脸通红地注视着他,像是在看仇人。

    “流氓!”女人激愤地破口骂了一句,甩手就给了粗眉毛一个大嘴巴。

    这一下力气不小,清脆响亮,似乎整个校园都可以听到。

    粗眉毛完全被打愣了,张了张嘴巴,愕然地望着这个女人。

    “你干吗打我,你有病啊?”

    “你摸我屁股干什么?”那女的瞪着眼睛吼了一声。

    粗眉毛的一伙人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见一个女人像烧着了似的盯着他们的头儿。

    “我什么时候摸你屁股了啊,你搞错了吧你,就你这个模样,跟母老虎似的,叫我摸我都不摸,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胡说八道吧,闲的!”

    粗眉毛没好气,骂骂咧咧地说着,一只手捂着刚刚被打的脸蛋,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这个女人。

    “你说谁是母老虎,你说谁呢,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你!”那女的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号码。

    “喂——你快来啊,我都被人欺负了,有人非礼我啊,你快来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怨恨愤怒地盯着粗眉毛等人。

    “吓唬谁呢,以为我怕你啊!”粗眉毛的火气似乎也被点了起来,咬着牙齿盯着这个令他感到极度讨厌的女人。

    “喂,老大,那女孩子在那呢!”一个人忽然向操场另一端指了指。粗眉毛应了一声,转头望去,果然见文妮那臭丫头,正慌乱地往操场那边的另一出口跑去。

    “快追!”粗眉毛一扬手,着急似的喊道。

    可不曾想,他刚一转身,忽然被那个女的一把抓住了衣服领子。

    “还想跑,摸了我的屁股就想这么算了啊,你想的美!”她正说着,忽然那边冲上来几个又高又壮的家伙。

    “敢欺负我女朋友,兄弟们给我上!”其中一个家伙,望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脸心疼地嚷嚷着。

    他手下的一帮兄弟,一拥而上,直扑向粗眉毛等人,像疯了似的,一群人立刻乱成了一团,搞得叽里哇啦、惨叫连连的。

    文妮慌乱地跑着,忽然听到远处楼道上传来惨叫的声音,她回头望去,只见粗眉毛等一伙人,被一大群人打得直叫,狼狈不堪,那群揍他们的人却打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似的。

    文妮得意地嘿嘿一笑,转身飞了似的冲了出去。

    可是她没想到,就在这时,她犯了个十分严重的错误,就是她跑得太快了,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像炸弹似的冲了出去。

    砰的一声,文妮跟一个人严重地撞倒了一起,跟马路上突然发生交通事故似的,两个人都哎呀一声跌倒在地上。

    文妮也被撞得够戗,摔这一下子,弄得周身像散了架似的,疼得要命,她咬着牙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望去,文妮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被自己撞到的居然还是一个大帅哥呢,搞得她整个人在顷刻间都呆了一呆呢!

    这家伙浓眉大眼,面目冷峻异常,一身酷酷的模样,不过看起来应该还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这一点跟文妮不太一样,因为文妮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学生,因为她实在太野了点,还俏皮得要死。

    被撞的这个人也确实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而且身价很不一般,他叫冷彬,父亲是个有着数千万家产的房地产商。

    就凭这个,就足够令川户大学的所有女孩子惊声尖叫了,何况他还长得那么酷、那么帅、那么潇洒、那么玉树临风的。

    在川户大学,几乎没有不认识冷彬的,经常惹得女孩子尖叫声一片,对他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可冷彬没想到,一向春风得意、孤高不可一世,对人不答不理的他,今天会这么倒霉,一进学校的大门,就被人撞了一个大跟头,重重地摔在地上,而且摔得还真不轻,居然半天没爬起来,直到撞着自己的这个女孩子亲自上来扶自己的时候,他才吃力地站了起来。

    “你走路不长眼睛吗,干什么呢?”冷彬一爬起来,就皱着眉头对文妮吼了一声。

    文妮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子脾气这么大,不过,想来好像确实是自己太鲁莽了,她忙点头陪笑。

    “啊——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抱歉,都是我不好!”

    文妮连连哈腰点头,作道歉状。

    冷彬哼了一声,不愿意答理她。就在这时候,文妮忽然发出一声惊叫,转身匆忙地跑了出去,因为她看见粗眉毛的那群家伙,居然又疯癫地冲了上来,呜嗷乱喊的,跟劫匪似的。

    冷彬犹豫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自己的那副名贵的墨镜掉在了地上。

    他捡起那副眼镜,怔了一下,才发现这副价值上千元的眼镜已经被摔得裂了好几道纹。这可是冷彬最喜欢的一副墨镜,是上个月姐姐从美国回来带给他的生日礼物,没想到,一个月还没过去呢,这眼镜就变成这个模样。

    冷彬心里升起了一阵怒火,转头望去,只见刚才撞着自己的那丫头,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而紧跟着追上来的一帮人,已经跑到了冷彬的跟前,只是这帮人一个个乌眼青的,倒让冷彬感到有点奇怪。

    粗眉毛等人咬牙切齿,玩命地向这边跑来,倒没注意到前面的冷彬,刚要冲过去时,却一把被冷彬抓住了衣服领子,拽了过去。

    “告诉我,那女孩子是谁,家住在哪里?”冷彬怒怒地问道,眼睛瞪得很大。

    粗眉毛本来就觉得窝火,刚才被人打了一顿,现在又忽然被人扯住了衣服领子,真是倒霉透顶了,这忍不住让他越来越讨厌那个臭丫头文妮。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用这么去追她吗!”粗眉毛激愤地吼了一声,甩开冷彬的手来,一群人又呜哇乱叫地追了出去。

    冷彬被他那倒霉样子弄得愣了愣,烦躁地啐了一口,认栽了似的哼了一声,将那眼镜往眼睛上一扣,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猛地又摘下来,嘴唇抖动着说:“真是倒霉!”

    他说着,走到垃圾筒旁边,顺手将破裂的墨镜撇到了垃圾筒里!

    文妮嘻嘻哈哈地一直跑出了川户大学,跟野丫头下山似的,顺着街道绕了好几圈,最后终于累得停下了脚步,一屁股坐到了一块大石头旁的水泥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眼睛向后面谨慎地望了望,见没什么人,文妮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用一只手不断地擦着额头的汗水,嘴巴一张一合的。

    “都怪我爸,一天到晚玩什么赛马啊,欠了那么多钱,自己又不去赚,害的自己女儿被人家追着到处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聪明伶俐的文妮是小偷呢,可惜了这么一个淑女,被人家追得要死要活的,真是烦!”

    文妮跺了一下脚,想起这些事情就有点不爽快,刚才本来觉得挺好玩的劲头也没了。

    “看!那臭丫头在那儿呢,快给我上!”突然从后面传来激愤的声音。

    文妮吓了一大跳,转头一看,那些家伙居然又玩命似的追了上来,一个个穷凶极恶的。文妮皱了一下眉头,脸上立即显出烦躁不安的神情。

    “我服了,这群讨厌的家伙,又来了!”

    说着,文妮拖起发酸的腿,又重新飞跑了出去,这次她跑得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只好向校园那边的林区钻了进去。

    紧跟着,粗眉毛一伙人也大呼小叫地跟着追了进去。

    冷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有这么糟糕心情的时候,实际上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刚才遇到的那个倒霉的女孩子所导致的。

    最近糟糕的状态完全缘于还在美国留学的女朋友可可。

    冷彬永远都想不到,这个曾经对自己海誓山盟的可可也会背叛他,这简直听起来像一个笑话。

    不过事实上,真的就发生了!

    冷彬更烦躁的是他现在居然还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在大洋彼岸的可可一直都不肯接他的电话。

    就像现在一样,冷彬从学校一出来就又给可可拨了电话,但那边仍然一直是忙音,自从最后一次通话,可可告诉他要跟他分手后,一直到现在,她的手机都是忙音。

    冷彬不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对所有的一切都一直心存怀疑!

    他皱了皱眉头,烦躁地关上了手机。这时候又有几个女学生从他的身边经过,向他投来了十分渴望的目光。

    但冷彬根本就没理会她们,他知道在川户大学里,喜欢他的女生多的是,不仅因为他帅气,还因为他实在是有钱。至少到现在,他还没看见有另外一个人开着宝马跑车上学的。

    他压抑地吐了一口气,猛地拽开车门,将手机撇了进去,然后跳了进去,将车子猛地打着了火,一下子冲了出去,那种酷酷的帅气模样引得身后一群女孩子发出了一声尖叫。

    冷彬的眉头紧锁,两只眼睛极度严肃地注视着前方,车子被他开得飞快,他知道实际上他的精神一点都不集中。幸好川户大学离他的花园别墅很近,路上也没几辆车子,否则的话,他这样开车,是很容易出事的。

    冷彬一直手握着方向盘,腾出另一只手来,烦躁地捋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眼睛眨巴了一下,突然一个人影猛地出现在自己的车前。

    冷彬吓了一大跳,一下将车子停了下来,却见前面的人影已经倒了下去。冷彬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非常不好又极度可怕的感觉立即传遍了他全身,令他全身的寒毛在一瞬间似乎全部都竖了起来。

    冷彬慌忙推开车门,跳下车子,跑了过去。

    这一看,冷彬愣了一下,他看见倒在地上的女孩子居然就是下午在学校里将自己撞飞出去的那个。

    只见她双眼紧紧闭着,鼻息微动,一副痛苦异常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冷彬还是害怕了起来,虽然看她好像表面上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保不准有什么内伤。

    冷彬俯下身去抱她的时候,回头望了一下自己的车子,觉得自己的车子离这女孩子好像远了一点,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撞上的,多少有点让人不可理解。

    他一使劲将这女孩子抱了起来,一直抱到了车子里放好,女孩子呻吟了一两下,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冷彬赶紧跳上车,关好车门,重新启动车子,向医院冲了过去,手心忍不住捏了一把汗,只是在车子启动开出去的时候,他从车子的后视镜里看见一大群人远远追了上来,倒不知道他们呼喊着些什么呢。

    冷彬也不管那么多了,总觉得先去医院要紧,要真弄出性命攸关的事情来,那可真麻烦了。

    大概开出去四五分钟的时间吧,文妮突然从车子里的座位上猛地坐了起来,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

    由于她坐起来和发笑的行为太突然,冷彬被吓了一大跳,嘎吱一声,将跑车停了下来,怔怔地望着她。

    “你没事儿啊!?”冷彬的眼睛瞪得老大。

    文妮捂着嘴巴嘿嘿地笑着,像走夜路的时候捡到二百块钱没被人发现似的。但她好像没认出冷彬其实就是下午被她在学校里撞得很惨的那家伙。

    “赶快开,赶快开啊,要不一会儿那些家伙又要追上来了啊!”她做焦急的模样对冷彬催促道。

    冷彬烦躁地吐了口气,使劲拍了一下方向盘,然后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文妮。

    文妮被盯得有点发毛。

    “你……你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我爸爸也欠你钱了啊!?”文妮瑟缩地说了一句。

    “我刚才是不是根本就没撞到你?”冷彬语气冰冷地问。

    这句话让文妮愣了一下,一时间没说话,但脸上却已经显现出狡猾的神色来,这一点被冷彬看得一清二楚的。

    冷彬烦躁地哼了一声。

    “装的还挺像的,吓我一跳呢!”

    说着,他忽然朝文妮一扬手。

    “下车!”他面无表情,跟将军下命令一样对文妮说道。

    文妮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要我下车?”

    这句话让冷彬有点哭笑不得,但他终究不会笑出来的,因为这女孩子实在让他觉得有点讨厌。

    “我让你下车,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他转头皱着眉头望着文妮说。

    “这么漂亮美丽的淑女坐在你的车上,难道你不高兴吗,你连个理由都不给,就赶我下车啊,你不会这么傻吧?”

    文妮像抓着理似的望着冷彬说着,整个神情让人看着有点坏坏又讨厌的样子。

    “那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理由坐在我车上吗?”冷彬凝眉,盯着文妮忍不住问道,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因为你撞到我了!”文妮哼了一声,装着扬扬得意的样子。

    “刚才我根本就没撞到你,你自己知道,你是想坐上我的车,故意装出来被我撞着的样子,别逼我,我不想一脚把你踹下去,你还是自己下去比较体面点!”

    冷彬盯着文妮,满脸的严肃。

    文妮觉得这招似乎有点行不通,忽然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哎呀,哥哥啊,我被那些坏蛋追着呢,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何况我还是这么一个美丽的淑女,你总得给我点面子,给自己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吧,求求你别赶我下去,我要一下去的话,一定会被那些人追着的,那就惨了啊!”

    文妮一边说着,一边由刚才嬉皮笑脸的模样变成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看着就会觉得很心酸。

    冷彬哼了一声,似乎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

    “别跟我装算,我现在没时间跟你玩这些无聊的事情,赶快给我下去!”

    冷彬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次语气比刚才的重多了。

    “啊——你……你不就是下午我在学校操场撞着的那个人吗,我说呢,原来是你啊!”文妮似乎突然想起了冷彬这个人。

    “你好,你好,实在对不起啊,真是抱歉,我给你道歉了,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我叫文妮,你叫什么啊?”

    文妮忽然变成很认真的样子说话。

    冷彬撇了一下嘴巴,根本就没把她说的话放在眼里。

    “我现在叫你下车,你听见没有?”

    他又重复道,而且语气里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文妮撅起了嘴巴。

    “你怎么这样啊,你刚才没看见后面有一大帮人追人家啊,我要下车了就一定会被他们捉到的,你就不能可怜我一下、救我一次吗?”

    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哀求起来。

    “我看你是偷了人家的钱包吧!我不会拯救小偷的,你还不快点下车,我再说一遍,我不想一脚把一个淑女从车子上踹下去,你听清楚了没有,文妮小姐!”

    冷彬咬了咬牙齿,又烦躁地说道。

    文妮这时也看出来这小子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了,但实在又不想下车,一下车的话,可真就麻烦了,这可怎么办?

    冷彬正等着她做出下车动作呢,忽然文妮嘤咛一声,一下子晕倒在冷彬的怀里,冷彬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一使劲将文妮推了出去。

    “真可笑,这种把戏你也装的出来,以为我是笨蛋吗?”

    冷彬见推过去的文妮居然还倒在椅子上装晕呢,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来,一下子捏住了文妮的脸蛋儿,使劲掐了一下。

    文妮根本就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狠,她这么大的劲儿,疼得她啊的一声惨叫,猛地坐起来,捂着被捏得发红的脸蛋,生气又烦躁地盯着冷彬。

    “真是个木头!”

    文妮哼了一声,烦躁地说道,然后打开车门,打算下车。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车子后边一阵呜里哇啦地乱叫,那群家伙居然真的追了上来,文妮望了一眼,吓了一跳,整个人儿站在车门那里犹豫了一下。

    忽然冷彬一伸手,将她一把又拽上了车子。

    “关上车门!”冷彬皱着眉头说道。

    文妮愣愣地照做,有点想不通这小子怎么忽然又良心发现了。

    冷彬猛地一踩油门儿,跑车噌地一下蹿了出去,只几秒的时间,就将后边的一群人又甩得无影无踪了。

    冷彬也不说话,一路上只认真地开着车子,绕了几个大圈后,他居然将车子又开回了川户大学的校园里。

    这让文妮有点吃惊,瞪着眼睛望着他。

    “你怎么又开回来了啊,被那些家伙看见可怎么办啊!?”

    “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吗,何况这事情似乎跟我没什么关系,就算被他们找到了,那也是你的事情,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的!”

    冷彬哼了一声,瞥了文妮一眼。

    “你刚刚不是赶我下车吗,干什么又把我拉了回来?”

    文妮疑惑地望着冷彬忍不住地问。

    冷彬哼了一声,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用一根手指头蹭了一下鼻子尖儿,转头望着文妮,有点无聊的样子。

    “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想救你的,因为我忽然想起来我的墨镜是被你撞坏的,你得赔偿我这个损失的!”

    冷彬非常认真地说道。

    文妮愣了愣,心里咯噔了一下,才明白原来是这样,不过好像自己根本就没什么钱,可能连吃饭都维持不了几天,还怎么赔别人的东西。

    “啊……啊……真……真是对不起啊,这……这跑车是……是你的吗?”文妮忽然换了话题问,脸上似笑非笑的,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假惺惺的。

    冷彬吐口气。

    “当然是我的,难道你以为是你的吗?”

    “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可真是有钱啊!那……那什么,我想……想先走了啊!”

    文妮嘿嘿地笑着,转身想往外钻出去,却一把被冷彬抓住衣服又拽了回来。

    “赔我眼镜,想跑!?”

    冷彬面无血色似的说话,看起来有点吓人。文妮一脸的为难之色,吞了吞舌头,忽然笑了笑。

    “你这么有钱,还在乎那眼镜啊,你看我这模样像能赔的起你那眼镜的样子吗?”文妮的语气里已经带了些许哀求的味道。

    但冷彬似乎根本就不管她这一套。

    “你算了吧,我看你这古灵精怪的样子,估计你说话根本就没个准,谁信啊,再说,我那眼镜不是一般的眼镜,感情深着呢,那可是别人送我的生日礼物,好几千块呢!”

    冷彬带着点烦躁似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爱答不理地瞄着文妮,似乎等着文妮快点给个答复什么的。

    文妮一脸的为难之色。

    忽然她一伸手,向车窗外一指。

    “哇,那是谁啊?”

    她这么一喊,冷彬转头望去,精神瞬间分散,文妮趁机一推开他,推开车门冲了下去,反手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死丫头,想跑!”

    冷彬哼一声,推开车门,也走了下去。

    他们似乎都没想到,就在这时,粗眉毛的那一大帮子的家伙居然又啊啊乱叫地从后面冲进了川户大学的操场。

    “看,那小子在那边,他们是一伙的!”一人突然喊道。他们一帮人一下子拥向了冷彬。

    本来冷彬刚一跳出车时,是想去抓文妮的,但这时候文妮已经跑出去老远了,他犹豫了一下,可没想到就这么一犹豫的时间里,粗眉毛那帮家伙居然向自己冲了上来。

    一伙人直奔冷彬而来,像兽性大发了似的。

    粗眉毛几个人一冲上来,就猛地揪住了冷彬的衣服领子。

    “臭小子,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是一伙,抓不着那臭丫头,抓着你也行,快还钱!”

    粗眉毛一边恶狠狠地揪着冷彬,一边龇牙咧嘴地说道,他身后几个人也跟着大呼小叫了起来。

    冷彬被弄得相当烦躁,猛地扯下粗眉毛等人的手。

    “什么一伙不一伙的,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告诉你们,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女孩子!”

    冷彬使劲哼了一声,不愿意理这些人,转身打算上车。但他没想到,这些人哪里肯放他离开,只在他刚走到车门跟前的时候,忽然又被几个人从后面猛拽住了胳膊,将他死拖硬拽地又拉了回去。

    这让冷彬很生气,他猛地呵斥了一声,使劲甩开那几个人,烦躁地跺了一下脚。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这还用说好几遍吗,快还钱,只要你还了钱,我们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明白吗!”

    粗眉毛掐着腰,吐沫星子乱飞地吼着,几个人都眼神狰狞地盯着冷彬。

    冷彬烦躁地哼了一声,又有点无奈。

    “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跟那女孩子没关系,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你们听见没有!”

    “你开什么玩笑呢,你当我们是猪头吗,我们亲眼看着她跳上你的车子,然后刚刚又在这里从你的车子上下来,你的跑车又不是出租车,你居然说你们不认识,不认识的话,你干什么要用车子载她呢,你耍我们啊!”

    粗眉毛理直气壮地说着,几句话说得冷彬哑口无言,额头直冒汗。

    “今天遇到这个女的,可真是倒霉!”

    冷彬丧气地说着,烦躁地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粗眉毛等人见他掏出了钱包,眼睛都亮了一亮。

    “欠多少钱,说!”冷彬皱着眉头,盯着那几个人,像有杀父之仇似的问道。

    几个人面露喜色。

    “三……”

    粗眉毛刚想说话,突然冷彬哼了一声:“三万是吧,那……给你们吧!”他随手从钱袋子里拿出三万块扔给了那几个人,转身哼了一声,收好钱袋,上了跑车。

    冷彬在车里烦躁地吐了口气,掉转车头,飞也似的开了出去。

    一直到跑车消失在川户大学的操场时,粗眉毛等人才似乎从愣神中恢复过来,几个人都傻了似的看着粗眉毛手里的那三万块钱。

    “我的天啊,他给了我们十倍的钱啊,其实那死丫头只是欠我们三千啊!”粗眉毛愣愣地说着。

    几个人忽然一拥而上。

    “管他的呢,分钱吧,哈哈!”

    “是呀,是呀!”

    “嘿嘿……”

    一群人一边高兴地互相分钱,一边向川户大学校园外走去。

    站在楼道窗户跟前的文妮从窗口退了回来,满脸惊愕地倚在了走廊的墙上,眼睛呆滞地望着走廊里的顶棚。

    “我的妈妈呀,这家伙这么有钱啊,出手这么阔气啊,一下子就给了那些人三万啊,他也太傻了吧,替我还钱,也用不着还这么多吧,还那三千,剩下的那两千七给我不好吗!”文妮觉得十分可惜,她又重新趴在了窗户上,只见追债的那群人已经消失在操场上了。

    她吐了口气,精神似乎终于松弛了下来。

    “坏了,坏了,钱都让爸爸给乱花了,这几天可怎么办啊?”

    文妮烦躁地嘟囔着,掏了掏裤兜,居然只剩下五块钱,估计顶多能维持两天的生计也就不错了。

    想来那小子真是有钱,刚刚要是给那帮子家伙的钱,能分自己一点该多好。虽然这么做有点龌龊,但总不至于让自己挨饿吧。再说了,又不可能那么快找到工作的。

    文妮烦躁地跺了两下脚,忽然又觉得自己心里上过意不去。自己家的债务又怎么能让别人去还呢。

    不过这小子好像是挺倒霉的,不但被自己撞坏了眼镜,还白白损失了三万块钱。如果现在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可能什么事情也不会再有了,至少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但是如果真这么走的话,好像有点对不住那小子了。

    文妮在走廊里来回走了好几趟,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她走出了川户大学,这时才注意到,其实天已经快黑了,她只好买了水和饼干,然后又重新回到了川户大学的教室里。

    随着天慢慢变黑,川户大学渐渐静了下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