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第一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故事,应该从那一面墙开始说起。

    1990年夏天,彰化精诚中学国中部,美术甲班二年级。

    一个坚信自己杂乱的自然卷发终有一天会通通直起来的男孩,由于太喜欢在上课时乱开玩笑、爱跟周遭同学抬

    杠,终于被赖导罚坐在教室的最角落。

    唯一的邻座,是一面光秃秃的墙壁。

    “柯景腾,现在看你怎么吵闹!”赖导冷笑,在讲台上睥睨正忙着搬抽屉的我。

    “是的,我一定会好好反省的。”我打包好抽屉里乱七八糟的参考书跟图稿,正经八百挤出一张痛定思痛的脸。

    妈的。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烂同学,我上课不收费努力搞笑,让大家的青春欢乐到疯掉,你们竟然这样对待我?我一边整理新桌子一边在心中干骂。

    为了拿到每周一次的“荣誉班”奖状,赖导对上课秩序的要求很高,采取的管理手段也是高规格的“狗咬狗”政策。每个礼拜一,全班同学都得在空白测验纸上,匿名写下上周最爱吵闹的三个人,交给风纪股长曹国胜统计。

    每次统计后的黑名单一出炉,被告状最多人次的榜首就要倒大霉,赖导会打电话告诉家长这位吵闹王在学校的

    所作所为,然后罚东罚西,让常常荣登榜首的我不胜其扰。

    对于这次我被罚坐在墙壁旁边、近乎孤岛地一个人上课这件事,全班四十五个同学并不以为然,个个都抱着看

    好戏的心态等待接下来的发展。

    是的,身为登疯造孽的黑名单榜首,怎么可能被这种不像样的处罚给击倒?

    “哈哈,现在你要怎么办?”杨泽于拨着头发,他是黑名单的榜眼。

    “靠。”我很不服气,带给大家欢笑难道也是一种罪?

    “喂,说真的,我没有写你喔!”廖英宏指的是黑名单的匿名投票。他本人身为班上的王牌小丑,当然也是黑

    名单的常客。

    “我也没写你啊,王八蛋你明明就比我爱闹。”我说。

    但其实我有写廖英宏,不懂自保就大错特错了,这就是匿名下的白色恐怖,逼得大家泯灭友谊交换恶魔的糖果。而且……我也不相信廖英宏没有写我。

    “柯景腾,你现在超可怜的啦,只剩下墙壁可以讲话。”绰号怪兽的郑孟修,是我的好哥们,家住鹿港,每天

    搭校车上下学。

    “靠。”我比中指。

    大家安静上课我也安静上课,简直毫无创意。

    我玩着原子笔,看着右手边的那面墙。

    区区一面墙……区区一面墙?只是要给我难看罢了。

    “我的青春,可不是一面墙。”我嗤之以鼻。

    于是我开始跟墙壁说话,卯起来用原子笔在墙壁上涂鸦留言,一个人跟很有义气却默不作声的墙壁讨论起漫画

    的连载内容,有时还故意提高分贝,让大家知道我即使身处劣势,还是不停地战斗。

    一个礼拜后,跟墙壁说话的我再度蝉联黑名单榜首。

    毫无意外。

    冷硬的黑板前,赖导气得全身发抖,看着满脸无辜的我。

    “柯景腾,你是怎么一回事?干吗跟墙壁讲话!”赖导的额头爆出青筋。

    “老师,我已经在好好反省了,我会尽量克制跟墙壁讲话的冲动。”我难为情地抓头,手指在脑袋后面比了根

    中指,全班同学竭力忍住笑意。

    赖导痛苦地闭上眼睛,眼皮底下转着各种压制我的念头,全班屏息以待赖导的大爆炸。当时的我非常享受这样

    的氛围,幼稚地将这种惩罚对待当作是聚光灯下的骄傲。

    来吧!赖导!展现你身为名师的气魄!

    “柯景腾。”赖导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是的老师。”我诚恳地看着赖导。

    “你坐到沈佳仪前面。”赖导睁开眼睛,血丝满布。

    “啊?”我不解。

    什么跟什么啊。

    沈佳仪是班上最乖巧的女生,功课好,人缘佳,是个连女生都无法生起嫉妒心的女孩子。短发,有点小雀斑,

    气质出众。

    气质出众到,连我这种自大狂比赛冠军在她面前,都感到自惭形秽。

    “沈佳仪,从今以后柯景腾这个大麻烦就交给你了。”赖导语重心长。

    沈佳仪皱起眉头,深深叹了口气,似乎对“我”这个“责任”感到很无奈。

    而我,恐怖到了极点的黑名单榜首,竟然要给一个瘦弱的女孩子严加管教?全班同学开始发出幸灾乐祸的嘘声

    ,杨泽于甚至忍不住大笑了出来。靠!

    “老师,我已经在反省了。真的!真的好好反省了!”我震惊。

    “沈佳仪,可以吗?”赖导竟然用问句,可见沈佳仪超然的地位。

    “嗯。”沈佳仪勉为其难答允,我整个脑袋顿时一片受尽屈辱的空白。

    于是故事的镜头,从那一面涂鸦拙拙的墙壁,悄悄带到沈佳仪清秀脸孔上的小雀斑。

    我的青春,不,我们的青春,就这么开始。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