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第十七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这几个好朋友,一直都很喜欢聊沈佳仪。

    只要我们一群人废在一块,沈佳仪的近况或以前大家的追求回忆,就会重新倒带,从彼此的记忆中相互确认、

    补缀。沈佳仪,可是我们共同的青春。

    2004年夏末。

    我与阿和、许博淳、廖英宏、赖彦翔等人,计划一起到花莲泛舟渡假,不料碰上台风尾巴带来的豪雨,火车一

    到到七堵车站,铁轨就给淹得无法前进。我们只好下车,改变行程,搭公交车转往北投泡汤打麻将,连续窝在饭店

    三天。

    麻将打着打着,我们又不自觉聊到了沈佳仪。

    “天啊我们又聊到了佳仪!”廖英宏摇摇头,自己都觉得好笑。

    “说真的,当时你怎么这么有自信可以追到沈佳仪?”许博淳看着我,犹疑着该打哪张牌。

    “柯景腾就是这样,一点都没道理的自信。”阿和躺在床上看电视。

    “其实那时我整天都在研究我跟沈佳仪合照的照片,想说我们有没有夫妻脸。超级期待的,如果有的话,那不

    就无敌了吗?连命运都站在我这边。”我笑。

    “结论呢?有吗?”廖英宏丢出一张牌。

    “没有。”我挖鼻孔。

    “哈。”阿和冷笑。

    “不过,爱情是可以勉强的,不是吗?”我随口说道,哼哼然。

    语毕,大家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

    可不是,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把爱情搞丢,就有一百种方法可以亲近爱情。

    抄抄我自己在《爱情,两好三坏》里的作者自序:

    很有可能,爱情是人生中最无法受到控制的变项,这正是爱情醉人之处。

    但什么是爱情?当有人试着告诉你这个千古问题的答案时,那不过是他所体验过的某种滋味,或是故作忧伤的

    勾引姿态。

    爱情是许多人人生的最缩影。答案有浪漫,有疯狂;有刻骨铭心,有轻轻触动;有死生相许,有背叛反复;有

    成熟,有期许成熟。

    每个人想寻找的答案都不一样,因为每个灵魂都无比独特。

    每个人最后寻到的答案不一样,因为恋爱需要运气。

    二十岁以前,我坚贞笃信努力可以得到任何爱情。何其天真。

    二十岁以后,我醒悟到大部分的爱情,早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在下意识的第一印象中

    ,将异性做“恋爱机会”的评分,从此定调。

    但恋爱除了运气,还有更多的努力填补其中,充满汗水、泪水的光泽与气味。

    所以爱情的姿态才会如此动人。

    没有人可以替你定义你的爱情。

    星座专家去死。

    答客问专栏作家去死。

    所有拼命想告诉你何时该谈恋爱何时不该谈恋爱的关心魔人,去死。

    勇敢相信自己的嗅觉,谈一场属于青春的爱情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